下一章          上一章

 

    宋墨见窦昭神色间全是慈爱,眼睛闪了闪,揽了窦昭的臂膀,笑道:“我们抱着元哥儿去前厅吧!”并不问窦昭和纪咏都说了些什么。

    窦昭却觉得纪咏的话很重要。

    她把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地全告诉了宋墨。

    宋墨有些意外,眉头微蹙但又很快地舒展开来,笑着赞道:“他不愧是少有慧名,和辽王没有多的接触却一眼就看清楚了辽王的野心。”

    纪咏的聪明是无庸置疑的,窦昭点头,颇有些担心地道:“宋翰真的和辽王府的人走得很近吗?”

    上次宋翰打苗安平的闷棍,被宋墨派去监视宋翰的人发现了,报给了宋墨,苗安平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宋墨“嗯”了一声,笑道:“我正愁用什么方法不动声色地让宋翰上了辽王这条船,他倒好,没等我动手,就自己跑了过去,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窦昭隐隐有点明白宋墨的用意了。

    她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不管是前世今生,宋墨虽然都没有准备放过宋翰。

    不过,宋翰也的确不是个东西。苗安平虽然坏,可也罪不至死,宋翰却一个不悦就要坏人性命,也莫免太残忍了些。

    他们和宋墨出了书房。

    迎面却看见纪咏背着手站在院子中间冷眼看着他们。

    窦昭一愣,道:“你还没有走啊?”

    纪咏却一副懒得理睬她的样子,目光径直地落在了宋墨的身上,道:“眨眼的功夫,元哥儿都会说话了。”

    宋墨应着“是”,笑容温和而从容。可不知道为什么,窦昭却觉得宋墨像只遇到天敌的猫似的,警惕地竖起了毛发。

    她不由轻轻地喊了声“砚堂”。

    宋墨回过头来,安抚般地朝着她笑了笑,然后回过头去和纪咏寒暄着:“听说皇上这些日子常留了你在乾清宫说话。你今天怎么有空到静安寺胡同来?”

    纪咏冷笑,道:“窦德昌是我的表弟,我怎么来不得?”浑身带着刺似的。

    宋墨不以为然,笑道:“纪大人有心了,前厅备了水酒,纪大人要是不嫌弃,等会不妨多喝两杯。”一副主人的模样。

    纪咏额头的青筋就冒了出来,就在窦昭以为他又会说出什么恼人心的话之时。他却微微一笑,戾色尽消,抬手就掐了朵山茶花走到了元哥儿的面前。

    “好看不?”他笑眯眯地问着元哥儿,把花递给了孩子,“拿着送给你外祖父,他一定很高兴。”

    元哥儿不认识纪咏,可纪咏的样子却非常的和善,他回头朝窦昭望去。

    宋墨嘴角微抿,抱着孩子的手臂紧了紧。

    窦昭却是哭笑不得,她嗔道:“纪表哥。花是用观赏不是用来摘的,你不要告诉孩子摘花。”

    纪咏嗤笑。道:“用来观赏也好,用来摘戴也好,只要物尽其用,就不算暴殄天物。”他的目光转向了孩子,“元哥儿,别听你母亲的,她总是唠唠叨叨不得要领。你要是听你母亲的,你以后肯定会变成个迂腐先生。这花你拿着,你母亲要是敢给你脸色看。你就来找我——我是你舅舅!”

    他算是哪门子舅舅!

    窦昭啼笑皆非。

    纪咏已把花塞给了元哥儿,然后摸了摸元哥儿的头,转身大步离开院子。

    宋墨在纪咏摸儿子头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打掉纪咏的手,此时见纪咏离开了,他风轻云淡拿了纪咏塞给元哥儿的山茶花,随手就放在了庑廊下的美人靠上,对窦昭道了声“走吧”,抱着元哥儿往前厅去。

    窦昭是个聪明人,觉得宋墨对纪咏好像有点敏感。

    她想找个机会和宋墨说说,可惜宋墨一到前厅,就遇到了个意想不到的人——番禺的匡卓然。

    他是进京来参加来明年的春闱的,这么早到京都,就是来拜谢窦启俊,窦德昌和宋墨的。

    窦德昌对匡卓然印象很好,拉着他胳膊道:“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同年!”

    前厅的人闻言都有些惊讶,道:“你明天要继续下场吗?”

    通常像窦德昌这样的情况,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会歇一场的,万一中了同进士,那可不是闹得玩的。

    窦德昌虽然之前没有商量过任何人,他有些心虚地道:“我想乘胜追击!”

    窦世横和窦世英都露同不以为然的表情来,宋墨却觉得此是不是谈这的时候,笑着问匡卓然,岔开了话题:“你什么时候到的京?住在哪里?”

    匡卓然本是个机敏之人,经历过家变之后,行事越发的老练了。他忙笑道:“我昨天才到,暂时住在客栈,想先拜访了伯彦和几位长辈之后再赁个宅子……”

    窦启俊就在一旁帮腔,道:“赁什么宅子,就到我哪里去住!”

    一时间,倒把窦德昌的事丢到旁边。

    窦德昌目光闪烁,抱了元哥儿去院子观鱼。

    宋墨若有所思,晚上回去跟窦昭说起这件事,道:“你说,会不会与那个纪家的姑奶奶有关?”

    窦昭闻言心中一跳,道:“你怎么想到这上面来了?”

    宋墨笑道:“一个男子突然想要独立,不为女人还能为了什么?”

    窦昭汗颜。

    前有宋墨,后有纪咏。

    自己如果不是窥得今生之事,恐怕根本就察觉不到宫变之事,由此可见不管世事如何变化,厉害的人不管放到哪里还是一样的厉害。

    匡卓然搬去了窦启俊那里暂住,窦德昌则闭门读书,除了去探望过匡卓然一次,就没再迈出静安寺胡同。

    窦昭知道他会金榜提名,倒也没有把窦德昌的变化放在眼里。

    她让刘章注意着宋翰的变化。

    陶二家的过来送信,说蒋琰诊出了喜脉。

    窦昭喜出望外,大包小包地带了半车东西去看望蒋琰。

    蒋琰被陈嘉限制在内室哪里也不让去,见到窦昭,她羞得满脸通红,喃喃地半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窦昭璨然地笑。和蒋琰说了半天的家长里短,在陈家用了晚膳,回去后就把服侍自己做月子的妈妈派去了玉桥胡同。

    宋墨直皱眉,道:“陈嘉不知道怎么照顾阿琰吗?”

    “不是不知道怎么照顾,而是照顾得太好了。”窦昭抿了嘴笑,道,“我怕琰妹妹生产的时候受罪。”

    蒋琰身子本来就有点弱,这样躺着不吃睡着喝的。等到生产的时候哪有力气。

    宋墨知道后吩咐武夷去把陈嘉叫过来。

    窦昭拦住了武夷,对宋墨道:“你别什么事都要插一手,让阿琰过自己的小日子。”

    宋墨强忍着才没有和陈嘉说这件事。

    等到窦昭下次去的时候,就看见陈嘉正扶着蒋琰在院子里散步。

    她笑得不行。

    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宋墨,并道:“怎样?我说他们会过自己的小日子的吧!”

    宋墨没有吭声,再看见陈嘉的时候,他神色微霁。

    刘章告诉窦昭:“有人横行乡里,打死了人,被拘押在了衙门,想走二爷的路子改判罚钱。二爷这些日子正为这件事奔波着呢!”

    窦昭冷笑。

    这个宋翰,果然不干一桩好事。

    她吩咐刘章:“别让他得逞!”

    宋墨却道:“如果他求到了辽王府。辽王府又愿意帮他出面,我们就不要插手了。”

    窦昭不解。

    宋墨淡淡地道:“他四处碰壁之后,发现只有辽王府才能帮他的时候,他才会义无反顾地投靠辽王,死心踏地为辽王办事!”

    这的确是个好计策!

    窦昭灿然地笑,由此想到了宋宜春。

    她提醒宋墨:“你说,国公爷会帮宋翰吗?”

    “那就看他的命了!”宋墨不无讥讽地道。“以他的为人,只要有打击我的机会一定是不会放过的。”

    到时候辽王事败,宋翰和宋宜春的下场可想而知。

    窦昭握住了宋墨的手。

    宋墨微微的笑。牵着窦昭的手去了元哥儿的房间。

    元哥儿正和小丫鬟玩蹴鞠,见到父母走了进来,他跑着鞠啪哒啪哒地跑了过来把鞠递给宋墨:“爹爹,玩!”

    宋墨呵呵地笑,接过了儿子手中的鞠。

    窦昭去了正院。

    还有一个多月要过年了,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蔡氏突然来拜访来。

    窦昭狐疑地在暖阁里见了她。

    她神神秘秘地问窦昭:“外面都在传,说你们家二爷和国公爷的通房通奸,国公爷因此打两个通房都打死了,有这回事吗?要是没有,你想办法辟辟谣吧!外面可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事情终于传到了蔡氏这一层了吗?

    一个通房被传成了两个通房。

    窦昭好不容易才忍着没有笑出来。

    她叹气道:“这种事怎么辟谣!我那妯娌还住在田庄上呢!说是今年过年也不回来了。”

    蔡氏的眼睛瞪得了铜铃。

    她失声道:“难怪这是真的!”

    窦昭不置可否。

    蔡氏慌慌张张地走了。

    宋翰如宋墨所料,这里那里都走不通关系,那托他的人又口口声声地奉承他是“英国公府的二爷,连皇后娘娘都把您当子侄看待”,还拿出了五千两银子让他打点,他咬着牙求到了辽王府。

    很快,打死了人的那家陪了一千两银子了事。

    宋翰的名声就这样传了出去。

    四条胡同顿时车水马龙,热闹起来。

    不过,年关也将至,宋宜春、宋墨和窦昭都会去宫里吃团年饭。

    窦昭不无恶意地想,如果有人问起宋翰的事就好了。(未完待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