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窦昭私底下摇头:“以后还不知道要给她收拾多少烂摊子呢?”

    这样的话素心自然是不敢搭腔的。

    她服侍窦昭换了件衣裳,然后和窦明一起去了二太夫人那里。

    二太夫人看见窦明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来了”,

    或者是小时候被二太夫人管束过,窦明在二太夫人而且十分的乖巧,恭恭敬敬地喊着“伯祖母”,问二太夫人腰酸的毛病好没有好一点,她这次给二太夫人从京都带了一种膏药来,据说对腰酸特别的有效芸芸,硬是把冷着脸的二太夫人说得满脸是笑。

    窦昭在旁边看了撇嘴。

    窦明还是和上一世一样,只要她喜欢,能让小猫小狗都喜欢她第九十七章碰见(粉红票840加更),可要是脾气来了,就是天王老子也照样的闹腾。

    二太夫人就拉了窦明的手问她这几年都读了些什么书,针黹女红如何。

    “跟着大舅母读了《女诫》、《烈女传》、《孝经》。”窦明笑容甜美,“针黹还没有开始学,但我喜欢弹琵琶,大舅母就请了个人教我,这次也跟着我一起回了真定。”

    算她聪明,没有提外祖母。

    若是她敢提王许氏,二太夫人恐怕当场就要翻脸。

    说起来,二太夫人在窦家当老祖宗当的时候长了,忌妒之心日强,听不得旁的声音,容不得旁的人了。

    窦昭思忖着,就听见二太夫人对她道:“寿姑,你的针线好,明姐儿既然回来了,针线上的事,你得好好指点指点她才是。”接着又夸了那几本书选得不错,说了一大通妇德的重要性。让窦阴眼底的阴霾越来越深,直到脸上闪过一丝不耐时,纪咏来了。

    看见窦氏姐妹,纪咏有些意外。

    看见纪咏,窦氏姐妹也有些意外。

    只有二太夫人。喜形于色。朝着纪咏第九十七章碰见(粉红票840加更)连连招手:“这个时候,你不和蕙哥儿、芷哥儿在屋里歇热。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来,到我身边来坐。”不仅随手拿柄团扇亲自帮纪咏打扇,还催着丫鬟快端碗冰镇的绿豆汤进来。像是自己的孙子来了似的。不由让窦明恻目,强忍着才没有问这是谁。

    这家伙实际上也挺会讨老太太喜欢的。

    他从泰山回来,给二太夫人带了块石头,石头上的纹理乍眼一看像个寿星翁牵了头梅花鹿。二太夫人非常的喜欢,专程让人用紫檀木做了个架子。把石头供在了自己的小佛堂。

    窦昭望了一眼小佛堂的方向,二太夫人已指了窦明道:“见明,你还没有见过明姐儿吧?这是我们家老七的次女,一直跟着老七在京都,今天才回来。”又对窦明道,“这是你六伯母娘家的侄儿,你就随着寿姑喊纪表哥吧!”

    纪咏大方地给窦明行礼,儒雅谦逊,如翩翩佳公子。

    窦明曲膝行礼,显得有些惊讶。

    纪咏是来辞行的:“……家祖有个好友在保定府,这次出门,家祖曾嘱咐我去拜访。”

    二太夫人忙道:“怎么不过些日子再去?这几天正是最热的时候。”语气中满是关切。

    “我准备过了中秋节和蕙哥儿、芷哥儿一起去京都。”他笑道,“我有几年没见到伯父和父亲了,又正好可以随着蕙哥儿和芷哥儿一道去拜访拜访姑父。”

    窦昭从纪氏那里听说过,纪家目前入仕的有六个人。除了纪咏的伯父在工部任侍郎,父亲在通政司任右通政,还有几个堂伯和堂叔都外放各地,或是做知府,或是做按察使,或是做布政使,前程都不错。这本应该是窦家最大的助力,但因纪、窦两家政见不同,纪咏的伯父也有意宣麻拜相,两家反而走得不太亲。但能有这样并驾齐驱的姻亲,颇此间却也不由高看一眼,并不影响两家私下的交往。

    “去京都看看也好。”二太夫人笑呵呵地说着,吩咐贴身的嬷嬷去拿些藿香丸、仁丹之类的药丸给纪咏:“天气太热,带在路上用。”

    纪咏连声道谢。

    二太夫人还不放心,拉着他的手这啊那啊的嘱咐了半天。

    待到回去的时候,窦昭发现窦明悄悄地问二太夫人身边的丫鬟:“纪家表哥好像很得叔祖母的喜欢?”

    “那是当然了。”那丫鬟满脸的艳羡,“您别看纪家表少爷年纪小,可人家是南直隶的解元郎呢!太夫人怎么能不喜欢?”

    窦昭发现窦明的眼睛闪了闪。

    每当她想要什么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来。

    重活一世,难道窦明的目标会从王楠转移到了纪咏身上?

    她一直认为,窦明未必喜欢王楠,不过是王楠是人人称道的青年才俊,前程远大,最得王家的重视,却喜欢上了气质高华的高明珠,她心有不甘而已。

    窦昭前世王楠趴在高明珠棺材上无声痛哭的情景……

    如果窦明因为纪咏的出现而转移了视线,未必不是件好事!

    相比王楠,纪咏有主意多了。

    窦昭思忖着,和窦明在二门口分了手,一个去了东跨院,一个去了西跨院。只是她刚刚踏进院子,就看见三、四个被分配在了西跨院的管事嬷嬷正围着红姑说着什么,见窦昭进行,几个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不约而同地围了上来。

    “四小姐,您还是让我们到东跨院来管事吧?”

    “是啊,四小姐。我们都想到东跨院来做事,就算是不管事当值也行啊!”

    窦昭冷冷地问她们:“五小姐是当着其他人的摔脸色给你们看了?还是不问青红皂白地惩罚你们了?”

    几个管事嬷嬷都低下了头。

    “这样的话,我再也不想听到。”窦昭训道,“你们万事只要照着规矩来,就没人能为难她们。可若是你们若是不守规矩,就是到哪里当差也是一样的。”

    几个人战战兢兢应是。

    窦昭昂首进了祖母的屋子。

    红姑欲言又止。

    窦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这个家的主子之一。我要收拾她就收拾她,还用不着让这些迎高奉低的人作贱她。”她说着,语气微顿,继续道,“而且这样。最容易把家里的风气带坏。”

    想当初。她在济宁侯府管家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把这风气扭转过来。

    红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我想左了。”

    窦昭揽了红姑的肩膀:“不是你想左了,是你的心向着我。”一句话把红姑说的眼泪都出来了。

    几个人笑嘻嘻地进了祖母的内室……窦明只带了十几个箱笼回来。照她的想法,等这风头过去了。母亲自己会想办法让她回去的。她用不着带那么多的东西,因而栖霞院的陈设之类的都是从前的东西,没什么好收拾、整理的,周嬷嬷带着人不过半个时辰就将院子布置好了。

    待到窦明洗漱一番后。周嬷嬷半空中只留太阳的余辉,庑廊下凉风阵阵。她搬了个锦杌放在了庑廊,在庑廊下帮窦明擦头发。

    “窦家的景致可真漂亮。”她委婉地劝着窦明,“你一个人住一个跨院,可比在京都的时候宽敞多了。多好啊!”

    在京都,窦明住在王许氏后面的暖阁里。

    “京都居,大不易。”窦明是不允许任何人说一句她外家不好的,“真定是乡下地方,自然地大院宽了。”

    周嬷嬷顺着她的话说:“是啊!你就当是来这里消暑的,闲着没事和婉娘弹弹琵琶,读读书,要不就到处走走,多逍遥自在啊!”

    婉娘是教窦明弹琵琶的师傅。

    这个窦明倒没有反驳。

    等周嬷嬷去给她张罗晚膳的时候,她悄悄地吩咐贴身的大丫鬟季红:“你帮我打听打听纪家表哥的事。”

    季红笑着应了。

    窦昭立刻得了消息。

    她对素兰道:“你留情她就是了,别做出什么乱七八糟让人笑话的事来。”

    素兰笑嘻嘻地点头。

    窦昭就跟宋与民商量,以后每天早上抽出半个时辰给窦明讲《论语》。

    在别人家坐馆,通常要都两、三个,甚至是七、八个学生,给小的上完了课再给大的上课,在窦家坐馆,他只用教窦昭一个,又没有举业上的要求,早就闲得发慌,能再添个学生,正好打发时间。

    “那就每天早上给四小姐讲完了再给五小姐讲吧?”宋与民立刻就答应了。

    窦昭知道他每天还给宋炎讲一个时辰的课,道:“会不会耽搁宋炎的功课。”

    宋炎父母早亡,虽然吃百家饭,却囊萤映雪,一心向学,宋与民可怜他小小年纪没了父母,又看重他家境贫寒志气不馁,这才把他带在身边的。

    “没事。”宋与民笑道,“我下午给他讲课也是一样。”说到这里,他迟疑道,“有件事,我倒想求求四小姐……”

    窦昭忙道:“求不敢当,您是我的老师,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

    尽管这样,宋与民还是想了想才道:“宋炎年纪不小了,一直跟着我读书。我于诗琴书画上有所造诣,这制艺八股却是……”他嘿嘿地笑道,“自己都没能金榜提名,更不要说宋炎了——我想让宋炎到窦氏家学里上课,不知道四小姐能否帮着跟三老爷说一声。”

    窦氏家学本就希望纳天下英才教之,何况宋炎为人品行端正,就凭这一点,足以让杜夫人答应了。

    “术业有专攻。宋先生喜欢诗琴书画,所以举业上没有花心思而已。”窦昭恭维了宋与民几句,承诺明天一早就去跟三伯父说这件事。

    ※

    看书的诸位姐妹、兄弟,我要唠叨:粉红票啊,粉红票……每一张都很重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