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窦昭叫了宋炎来当枪手,而且还这样明目张胆,纪咏和何煜都傻了眼。

    “怎么?不行吗?”窦昭对他们的反应视若无睹,慢悠悠地道,“反正都是代写,找谁不是一样?何况宋炎的字比我的字写得好多了。”

    能帮着才高八斗的少年解元纪见明纪咏先生写春联,宋炎早已激动得面色通红。此时听了窦昭的话,不由得朝窦昭投去一记感激的眼神,激动不已地大声道:“纪举人,我的字虽然没有四小姐说的那样好,但我会很认真地写的……”

    谁知道纪咏却毫不客气地道:“既然没有四小姐说的那样好,你凭什么帮我写春联?”

    宋炎非常难堪地僵在了那第一百零三章何煜(粉红票930加更)里。

    窦昭气得脸色发白,冷笑道:“人家不过是谦虚,说些客气话,你倒当真了。”她喊宋炎,“既然纪先生这里不需要人帮忙,我们就先回去吧!”

    何煜在一旁眯着眼睛笑。

    纪咏顿时脸色发青,对宋炎道:“站住!你先写两个字我瞧瞧!”

    宋炎望了望窦昭,又望了望纪咏,显得很是为难。

    窦昭不由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秀才见到了举人都如同儿子见到了爹,何况是没有功名的宋炎。

    人是自己找来的,总不能丢下不管吧?

    窦昭笑着对宋炎道:“那你就写几个字给纪举人瞧瞧。”然后做出副争强好胜的模样道,“可别让纪举人把我们给瞧扁了!”把刚才的尴尬给掩了过去。

    何煜眼睛一亮。

    宋炎连声应“好”,有些怯弱地走到了书案前。

    纪咏看着脸色微煦。跟了过去。

    拿起笔,宋炎就完全镇定下来,像变了个人似的,眉宇间流露出刚毅之色。下笔稳健有力,一手颜楷写得庄重端正,颇有功力。连纪咏都第一百零三章何煜(粉红票930加更)“咦”了一声,收起了一脸的不以为意,正色地在旁边端看。

    何煜看了窦昭一眼,也走过去观看。

    窦昭朝着纪咏撇了撇嘴。

    宋炎放了笔,恭敬地站到了一旁,请纪咏鉴赏。

    纪咏站在原地,背着手很随意地瞥了一眼书案。问他:“会做对子吗?”

    他神色端穆,语气淡然,透着强者为尊的居高临下,窦昭第一次觉得眼前的人有了几分少年得意的举人模样。

    “请先生赐教!”宋炎惴惴不安地严阵以待。

    纪咏朗声道:“天寒梅骨傲。”

    院子里的人均睁大了眼睛。

    这么……烂俗的对子?

    何煜“扑哧”一声轻笑,道:“对个‘雪尽马蹄轻’如何?”眼底闪过一丝戏谑。

    纪咏冷冷地瞥了何煜一眼。

    何煜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

    宋炎却低了头仔细地沉思起来。

    窦昭也不由端容以待。

    纪咏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应该出这样浅显的对子才是。

    对什么内容才符合他的心意呢?

    桃李竞芳菲?

    这也太简单了些。

    窦昭猜测着。就听见宋炎胆战心惊地对了句“春暖万物苏”。

    “行了!”纪咏道,“你就用这张书桌,写完两百幅春联就可以完事了。”

    宋炎长嘘一口气,满脸欢欣地应“是”,快步走到书案前开始裁纸,生怕慢了一步就丢了这个差事似的。

    窦昭苦笑。

    何煜却错愕道:“这对子是不是对得太平淡了些?”

    纪咏不客气地道:“又不是金銮殿上召对,我出个“孔子孟子老子”那些人能听得懂吗?衢街闾巷,过年图个吉利喜庆就行了。”

    何煜脸色微红。

    宋炎连连点头,显然为自己猜对了纪咏的心思而兴高采烈。

    纪咏趁机道:“很多人平时文章写得花团锦簇的人为何入场的时候屡屡落第?就是不知道主考官到底要考他些什么……要他写八百字。偏要写上八千字,就算是字字珠玑又如何?所以说这天下最容易的就是制艺了,照着套路写,决不会出错……”口气大得很。

    听得何煜窘然。

    宋炎则非常的震惊,看纪咏的眼神**裸地流露出崇拜。

    窦昭见这里没自己的事了,和纪咏、何煜几个打了声招呼。准备去纪氏那里坐一会,刚走了几步,就看见东书房的窗扇开了道缝,窦德昌在窗后朝着她招手。

    她不动声色,进了书房。

    窦德昌瘫在椅子上道:“四妹妹,你平日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也被纪见明给诓来了?要不是你搬了宋炎来帮你,我只好出去帮你给他写春联了。”

    “纪举人又干了什么事?”窦昭调侃道,“大家怎么对他一副避之不急的样子?”

    “也没什么。”窦德昌沮丧地道,“我们几个在那里写对联,启光开玩笑地对了幅‘伯鱼子思子上,开元天顺章和’,被纪见明嗤之以鼻,说还不如对‘老子儿子孙子’……启光给气跑了……我们都说不过他……”

    伯鱼、子思、子上分别是孙子的儿子、孙子和玄孙。开元、天顺、章和则是开国皇帝高宗和第二任皇帝高宗、第三任皇帝仁宗的年号。

    窦启光这幅对子不过是为了奉承皇家有千秋万代永保社稷之意,被纪咏毫不留情地嘲笑一番,自然有些受不了。难怪纪咏刚才说什么“孔子孟子老子”,原来还有这个典故。

    “这个纪见明,说话也太毒了些。”窦昭道,“刚才他出对子考宋炎的时候,把何公子也嘲笑了一番,还好何公子没有和他一般见识,不然肯定要和他当场吵起来。”又道,“我先前看何公子裘衣锦带的。还以为他只是个纨绔子弟,没想到他还挺沉得住气的。”

    “你别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窦德昌不耐地道,“你可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我的?”

    窦昭讶然:“不是说你们在路上碰到的吗?”

    “什么啊!”窦德昌有气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大迎枕上,“那是对长辈们的说词。他就是那个在大方寺半夜唱大戏。后来斗鸡又被我赢了五百两银子的家伙——就为了那五百两银子,他给黑白两道都递了话,要不是我那几个月在家读书。早就被他逮到了。所以我一出门就被人盯上了,否则他不会和我们一起启程了。”

    窦昭想到自己第一次碰到他的情景,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只是这情况与自己推测的很不相符,她之前还以为是五伯父想巴结何家,何煜和窦德昌等人才结伴而行的。

    她不由问道:“他为何要找你?总不至于为了那五百两银子吧?我看他不像是这样小气的人啊!”

    “他是不在乎那五百两银子,可他丢不起这个人啊!”窦德昌恼火地道,“觉得败在我的手下没面子。要重新赢回去,一洗前耻。可我已经不斗鸡了……我明年还想参加乡试呢!他开始不信,后来倒是勉强相信了,可是他非要我把从前与和斗鸡的那只铁将军卖给他。我早送人了,拿什么卖给他?他就缠着我不放。非要我帮他养只和从前的铁将军一样厉害的鸡不可……偏生这件事又不能让爹爹和娘亲知道——他们要是知道我斗鸡取彩,非让我去北楼跪祠堂不可!”

    “这倒也是。”窦昭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窦德昌叹道:“可惜邬善不在这里,不然把这件事推到他的身上,爹爹和娘亲哪里还会责怪我!”

    邬善啊!

    他们的关系一向很好。

    给窦德昌背黑祸,想必他不会在意。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不过几个月没见,那个人仿佛已是远久的记忆了。

    窦昭默然地喝了口茶。

    窦德昌讪讪然地道:“我,我不是故意提他的……”

    “没事。”窦昭道,“亲事不成。也不至于就反目为仇。邬善为人很好,对你很好……”前世还帮着你娶媳妇,什么坏事都一并承认。她不由劝道,“十二哥不应该为了这些事就和邬四哥疏远才是。”

    “难怪邬善看重你。”窦德昌不由动容道,“四妹妹胸怀坦荡,巾帼不让须眉。”

    窦昭大笑。道:“我最喜欢听好话了,不管十二哥说的是真是假,我都欢欢喜喜地收下了。”十分的率真。

    窦德昌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他站起身来:“走,我也帮着他们去写春联去,总不能让宋炎一个人在那里顶着纪见明,他身子骨还单薄了些。”

    只怕宋炎觉得是享受而不是苦难。

    窦昭笑着也跟着站了起来:“那我去和六伯母说话去,我有些日子没见到六伯母了。”

    窦德昌摇头:“你们这些姑娘家,你昨天还差人给娘亲送了几盆腊梅来了,你忘了?”

    “我又没来!”窦昭很珍惜能跟纪氏亲近的时光。

    两人说说笑笑地出了屋子。

    晚上,窦昭和陈曲水商量这件事:“……只怕我们判断有误,说不定那何文道这个时候并不想太早地掺和到阁老之争里去。”

    “也有可能。”陈曲水对这个消息也很看重,“何文道虽然是曾贻芬推荐入阁的,可何家一向是自成一派,谁的事也不参与,这也是何家为什么这么多年都屹立不倒的缘故。”

    窦昭点头,道:“何家的事也查一查才好——何煜是幼子,何文道怎么会派了他回乡祭祖?”

    “我知道了。”陈曲水应着,下去安排人手查何家的事。

    过了腊八节,京都有消息过来:“何文道少年及第,娶的是他师座的女儿。他对这位夫人十分地敬重,两人共生了六男三女,无异生之子。何煜乃老蚌生珠,比何家大爷小了二十二岁,何大人和何夫人爱若眼珠。这次回乡祭祖,本安排的是何家的大爷,只因何煜吵着要来,临时改成了他。”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评论区里有人问《庶女攻略》的出版。一共是七册,目前出了前五册,当当网和各大书店都有售,第六册和第七册已经校对完毕,因为前五册销售还不错,估计这两个月第六册和第七册就会付梓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继续求粉红票……

    今晚的更新会有点晚。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