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济宁侯听了脸涨得通红,色厉内荏地辩道:“看陈先生的样子,也是个读书人,怎么能听风就是雨呢?那几年不过是孩子们年纪都还小,我们家又只有瑜哥儿这一根独苗,不要说去真定了,就是去西山,他母亲也不放心,因而疏于走动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些事?”

    却始终不提魏窦两家的婚事。

    陈曲水如果说来时还对魏家抱着什么希望,那此刻也如石沉大海,连个水泡都不曾冒了。他不用装目光也如利箭般寒光凛冽:“侯爷恐怕言不由衷吧?我可是听说了,若是何家帮您的女婿请封了世子,您就把和窦家的定亲信物交给何家——我们家五老爷,可是吏部侍第一百零九章来迟(粉红票1020加更)郎!”

    内阁大学士不过五品,六部尚书正二品,为了提高这些大学士们的品阶,通常都让这些大学士们兼六部尚书衔,而且谁任哪一部的尚书,就分管哪一部的事务,但这些大学士们又不可能天天在六部坐班,于是各部的左侍郎就成了实际上具体管事的人。

    赏封勋爵,则由吏部稽勋清史司管。

    济宁侯闻言心里一颤,心里把蔡弼骂了个狗血淋头。

    说什么外面的人决不会知道的,窦家的这个账房先生怎么就知道了?既然窦家的账房先生都能知道,张继明和张续明断然没有不知道的道理。张继明和张续明原先不过是在他们的老子张佩面前佯装兄友弟恭罢了,现在张原明首先打破了家丑不外扬的规矩借助外力请封世子,只会让张继明和张续明找到借口明目张胆地和张原明争夺世子之位。就是张佩,也无话可说。

    张继明娶的是长兴侯的侄女,张续明娶的是宁德长公主的外孙女,哪里是小小的一个济宁侯府可比?

    这话要是传了出去。济第一百零九章来迟(粉红票1020加更)宁侯府丢了面子是小,若因此而鸡飞蛋打岂不是两头落空?

    他只能硬着头皮矢口否认:“绝没有此事!陈先生如果不信,我们可以去何家对质!”

    你堂堂一个侯爷。竟然想和我一个如同仆人的账房先生对质……

    陈曲水一想到窦昭竟然和这样的人家有过婚约就不禁为窦昭抱不平。

    他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头的怒火,佯装出副面色大霁的模样,感叹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不过大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连何家请的什么人到府上说项,府上用的是什么茶招待他都一清二楚,由不得我不信啊!”

    济宁侯强忍着才没有从衣袖里掏出帕子擦拭额头的汗。而陈曲水已话锋一转,语气真诚又略带几分歉意地道:“不过呢,这件事也的确是我欠考虑了。景国公府的大爷和您再亲,那也是女婿,别人家的儿子。难道还能祭祀魏家的祖先不成?您自然是要多替世子爷打算,只有世子爷好了,济宁侯府才能兴旺发达,贵府的姑奶奶才能借助娘家的力量帮姑爷请封世子——这岳父帮姑爷,不管说到哪里,都是名正言顺、堂堂正正的,就是张家的两位爷有什么不满,那也怨不得别人,谁叫他们的妻族不得力呢!侯爷。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啊!何家想帮着张原明请封世子,是决不可能绕过窦家的。既然如此,何不就和窦家结了亲。以现在的形势来看,既可以得个耿直守诺的名声,又可以堂而皇之地插手张家的事,一举两得。可比和何家打交道风险少很多。

    他不由点头:“先生说的有道理。”

    “倒也不是我说的有道理,是侯爷当局者迷,我们这些旁观者清。”陈曲水一改刚才的犀利,谦虚地道,“侯爷可曾仔细想过,那景国公精明强干,如果贵府的姑爷如此的不堪,为何景国公府直到今日也未请封世子?”

    他想到窦昭跟他提及张原明时说的一些话,顺势而用。

    济宁侯却是心中一动。

    “如果老朽猜得不错,景国公心里肯定还是属意贵府姑爷为世子的。”陈曲水娓娓地帮济宁侯分析,“不过是碍着夫人和几个儿子,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罢了,否则哪里还用这样拖着!贵府的姑爷若是以静制动,什么也不做,说不定事情还会有转机。可若是借了外人之势强行插手景国公府的事,景国公肯定是容不得,那些亲族也会不服气,甚至会有人有样学样,不择手段地各显神通,到时候景国公府可就乱成一团麻了……”

    济宁侯再也坐不住,一下子跳了起来:“不错,不错!景国公经常跟我说过,我们家姑爷事孝至纯,就凭这一点,就足以担当景国公的世子爷了……不过是袁夫人常和国公爷吵闹不休,让国公爷避无可避,躲无可躲……若是国公爷和袁夫人一样的心思,景国公府早就立了世子爷了,哪里还用等到今天……姑爷不动则罢,若敢私谋世子爷之位,以国公爷的性子,是决容不下姑爷的……”

    书房后面就传来妇人嘤嘤的哭泣之声。

    陈曲水只当没听见。

    济宁侯则朝着陈曲水躬身行了个揖礼:“多谢先生教我!大恩不言谢。”

    “侯爷折煞老朽了。”陈曲水低头还礼,嘴角却高高地翘了起来……位于京都最中心的南熏坊,与六部衙门、翰林院、詹事府等比邻而居的纪宅,从外面看上去不过粉墙灰瓦开两扇黑漆广亮门,寻常得很。可走进去了才知道,三路三间五进的宅,占了玉河胡同的三分之一。

    坐在纪宅东南角那座玉兰花飘香的书房中,纪咏望着手中的便条,嘴角不由地高高翘起,弯成了个愉悦的弧度。

    用景公国世子之位交换与窦昭的订亲信物。

    还不错。

    窦昭好歹值个世子的爵位。

    他吩咐贴身的小厮子上道:“你带上我的名帖,我们去趟济宁侯府。”

    子上难得见到纪咏这样高兴,就大着胆子笑道:“我们去济宁侯府干什么啊?我们和那些勋贵之家又不熟……”

    纪咏立刻翻了脸。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子上吓得一个哆嗦,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忙叫了丫鬟服侍纪咏更衣,自己去纪咏的书房拿了张名帖。差人套了马车,陪着纪咏出了门。

    路上,他们遇到几个士子打扮的年青人。

    看见纪咏。那些人远远地就给他让出条路来。

    纪咏眼皮也没有抬一下,视而不见地扬长而去。

    子上却认出了领头的是十二老爷家的敏少爷,其他的几个都不认识,应该是敏少爷国子监的同学。

    他朝着敏少爷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就听见那群人中有人不满地道:“这就是你家那位少年得志的解元郎?也太倨傲了些吧?我等虽学识不如他,可也未必就没有金榜题名的那一天……”

    子上听见敏少爷笑道:“介元兄您误会了。我这位从弟不是倨傲。而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不懂这些人情世故。莫说你和他是初次见面了,就是相识已久,有些日子没见。他也说不定会忘了你长得什么样。为此我这位从弟没有少闹笑话,我们家里的人都习惯了,你若是和他交往久了就知道了,他从小就不会认人……”

    还好是遇到了敏少爷,这要是遇到了愚少爷,别说帮公子解释了,他不挑唆着别人找公子的麻烦就是好的了。

    子上快步追上纪咏出了大门,正想在纪咏面前为敏少爷说两句好话,却看见一辆围着青布的黑漆马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车上下来的是纪咏的父亲纪颀。

    他四十来岁。穿了正四品缀云雁补子的绯色官服,相貌英俊,神色温和,显得很文雅。

    纪颀笑着问儿子:“见明,你这是要去哪里?”

    纪咏眼也没眨一下,道:“我要去玉宝轩看看有没有好一点的砚台。”

    “钱够吗?”

    纪咏理也没理。直接上了马车。

    子上忙帮他答道:“够了,够了!”

    纪颀不以为忤,点了点头,嘱咐着他们“小心点”。

    子上连连点头,匆匆给纪颀行了个礼,爬上了马车。

    纪颀看着他们的马车驶出了带桥胡同,这才进了大门……济宁侯府在城西的玉鸣坊,延安侯府、长兴侯府、兴国公府都在这里开府,本朝的开国功勋多在那里开府,因此玉鸣坊也被京都的人戏称为“富贵坊”。

    纪咏在济宁侯府门口碰见了刚从府里出来的陈曲水。

    他很意外。

    陈曲水更惊讶,上前给纪咏行礼。

    纪咏却道:“你怎么来了?四小姐呢?”

    陈曲水笑道:“四小姐在真定,差了我来济宁侯府办点事。”

    纪咏眉头直皱,拉了陈曲水一边说话:“四小姐派你来办什么事?”

    陈曲水笑而不答。

    纪咏脑海里浮现窦昭平静得近乎睿智的面孔,心里隐隐有种不妙之感。

    他冷哼一声,道:“你别以为我打听不到。你告诉我,不过是让我少费些工夫罢了。”

    陈曲水客气地笑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请纪公子不要为难我。”

    纪咏啧啧地冷笑,道:“没想到福建巡抚张楷是个软骨头,他的幕僚却是忠勇之士。”

    福建巡抚张楷在倭寇攻打福州的时候弃城而逃,被福建总兵——定国公蒋梅荪斩于剑下,头颇挂在福州的城墙上示众三日,朝野皆知。

    陈曲水脸色大变,神色顿时变得非常冷峭:“那就只有烦请纪举人自己去打听了。”说着,甩着袖子登上了旁边的一辆马车,骨碌碌地走了。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大修了第一百零八章,之前的其他章节未动,特此说明一声……求粉红票……

    ※rq!!!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