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眼前的女孩子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肤光如雪的秀美面孔上一双入鬓的长眉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豆青色素面交领右衽夹衫沉稳大方,黄绿色缠枝huā的镶边又透着几活泼,鸟黑的头发很简单地绾了个纂,耳朵上戴了赤银玉兰huā坠粉色珍珠的耳环,小巧而精致。乍眼看去,这不个是个阁训有方的大户人家小☆姐,可她眉宇间流露出来的那种镇定从容、洒脱坦荡,却绝不是一般的阁闺女子所能拥有的。他长这么大,只在当今的皇后万氏和母亲蒋氏身上见到过,可她又怎么能和母仪天下及贵为定国公唯一胞妹的母亲相比呢?

    宋墨想到她身边高手如云的护卫,第一百一十九章谈判(粉红票1170加更)想到堪比张仪的幕僚,还在那个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抢走孩子的婢女,心里隐隐又有些明白。

    窦昭微笑着任他打量,心里却在琢磨着他带来的两个人。

    自己带了陈曲水和段公义,是因为前者是自己的智囊,后者身手最好。他带了严朝卿和这个身材瘦小的男子,严朝卿自不必说,难道这个身材瘦小的男子是他那边身手最好的一个不成?她还以为是段公义说的那个所谓的“匣中藏剑”了。

    看来她得重新评估宋墨的实力!

    不知道这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和段公义谁的身手更好一些?

    如果他要是冲了过来,也不知道段公义能拦他几招?

    想到这里,窦昭用眼角的余光朝旁边瞥了一下,见素兰手抱着托盘神色诫备地站在她身边,她不由心中微安听到宋墨笑道:“这百合香浓而不腻要是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京都大相国寺秘制的天府宣宝吧?”

    既然是谈判,友好亲切的气氛必不可少,从恭维对方开始从来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你有求于一个陌生人的第一百一十九章谈判(粉红票1170加更)时候从他身边的值得称道的小事情开始,找一个让对方感觉到悦快的话题,很容易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为接下来既提出来的要求做铺垫。窦昭在做侯夫人的时候就已经练就了这桩本领。

    她打起精神,微笑着和宋墨寒暄:“梅公子真是见多识广,这正是大相国寺的天府宣宝,是家父特意从京中捎回来的。这几天天气潮湿,犀木、子lì香味清雅,百huā香重厚用犀木或是亲lì香更好,只是我常年住在城中偶尔才会陪着家中的长辈来田庄小住几天,家里只上次过年时来用剩的半盒百huā香,只好暂且先将就将就。地方简陋,还请梅公子多多包涵。”

    这就开始告诫自己了!

    这个女子果真十分的聪明!

    宋墨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窦昭的脸上打了个鞍。

    “窦四小☆姐如此谦逊,倒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了。”他笑道“说起来,这全是一场误会一一贵府的账房陈先生曾在弃城而逃的福建巡抚张楷麾下任过幕僚,之后定国公念其不是主犯,任其去留,陈先生又是第一个离开福建的之后他又将我们的行踪告之给了窦四小☆姐,们等不知其意不免惴惴不安,却也不曾想过要伤害窦四小☆姐,不过是不想暴露行踪,想在离开之后把窦四小☆姐留在田庄一些日子。我也知道,江湖之中藏龙卧虎,远非我的这些护卫可比,只是我们随身带着军中的弓鸳,几个护卫又都是使驾的好手,好歹也能占些优势。否则刚才的那些羽箭也就不可能准确无误地落在了贵府几位护卫的脚下了,我也不会下命让他们射骜了。”语辞十分的恳切。

    段公义听着不住地点头。

    窦昭却在心里腹诽。

    难怪你被赶出英国公府之后很快就在辽王府混得风声水起了,就凭着这手睁眼说瞎话的本领、颠倒是非的本领,已是无人能及了。

    “的确是场误会。”她不仅脸上丝毫不显,而且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顺手拍了拍熟睡的孩子,道:“陈先生既然泄露了公子的行踪,自然是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的了。可若是雨停了,久雨逢晴,村中的老老少少都会出来晒太阳,公子人手不足,屠村之事只怕有些吃力,而且这么大的案子,不仅会惊动县衙和州衙,还会惊动布政司、按察司、都指挥司,甚至是大理寺,这对公子来说太不利了。还不如趁着下雨,杀人灭口更干净利落、简单可行。不过公子的话也提醒了我,您为什么不把我们强行留在田庄日子,等你们走远了再放了我们,京都南下,通常都会经过真定,等我们去报官,您已飞龙在天,如鱼归大海,等官衙找到您家中时,只怕您早就什么都安排妥当,就是锦衣卫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宋墨开始还悠然地微笑,听到这里,笑容渐敛,眼角眉梢慢慢透出几分凛冽。

    窦昭却犹不解恨,索性妙目圆瞪“哎哟”一声,佯作骇然地失声道:“难道公子托孤之人就在这真定附近不成?”说话间,眼底已闪过一丝冷意“皇上挑选顾命大臣还要考虑再三,窝藏朝过钦犯之子,那也不是普通人敢做的。既然这托孤之人不能换,那就只能把我等斩尽杀绝啰!”

    纵然像陈曲水、严朝卿这样老谋深算,经历丰富,七情六俗等闲也不会上脸的人闻言都忍不住露出惊骇之色,夹不要说段公义和陆鸣了一一两人望着窦昭,呆若木鸡。

    屋子里一片死寂。

    宋墨则像被一拳击中釉面,终于裂开了一道细纹。

    他脸色铁青地瞪着窦昭,刀锋般寒气逼人,让窦昭头皮发麻,可她已无路可走,只有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想想”她故作轻松地笑道“公子带了一位账房先生,嗯,账房严先生已经在这里了,两位管事,一位面目憨厚,刚才还在公子的身边,一位应该就是站在严先生旁边的,四个护卫,刚才拿着弓骜威胁我的,就是他们,一个乳娘,现在应该在公子内室后的暖阁无声地哭泣,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正睡在我的臂弯,人都到齐了。可是你们是坐着马车来的,而且还是两辆马车……虽说赶马的车夫最为卑贱不过,通常都睡在马棚里,可不管怎样,他们到底是公子的人,这两个如今都去了哪里呢?”

    宋墨鬓角冒着青筋,望着窦昭的目光平添了几分毫不掩饰的犀利。

    窦昭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高声喊着“素兰”:“你刚才去抱小公子的时候,可曾见到公子的车夫?”

    “是不是车夫我不知道。”素兰配合着窦昭,大大咧咧地道“他们不知道那暖阁的后窗是能从外面打开的,我翻窗进去的时候,有个傻大个子正背对着我守在暖阁的门口,我捂一记手刀打昏了乳娘,悄悄拿出段大叔给我的那个浸了麻沸散的什么暴雨梨huā针给了那家伙一筒,把他打得满身都是针,他瞪了我两声就倒在了地上。”说到这里,她冲着段公义抱怨道“段大说,你不是说若被你的那个针射中了,就是大象也会一声不吭地倒下去,那家伙倒下去的时候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抱着小公子跳出窗的时候还吭了两声,您这什么针也不太好使啊!”

    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到了段公义的身上。

    段公义刹时觉得自己好像被千万盏明灯照着似的,骤然间大汗淋漓,又想到自己对付的是定国公的遗孤,掩饰不住心虚,惊慌失措抓起衣袖一边胡乱地擦着汗水,一边喃喃地解释道:“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只说是子孙防☆身保命的,几十年都没用过,可能是不太灵了……”

    素兰嗔怪道:“段大叔,您怎么能给我那么不靠谱的东西,要是那东西失效了,我岂不是要被那傻大人给捉住了。

    我被捉住是小,要是坏了小☆姐的大事,我们恐怕都会性命不保!”

    “那是,那是!”段公义的汗流得更多了。

    严朝卿却深深地看了笑容安逸,神态悠闲地坐在那里的窦昭一眼。

    原来这个计谋是她想出来的!

    他还以为是陈曲水的主意呢!

    素兰这样一番播科打浑,肯定让宋墨气得够呛。

    窦昭自然乐于相见。

    但也不能让素兰把话给扯远了。

    她适时地继续道:“素兰你看到的应该是两个马车夫里的一个人,…那还有一个去了哪里呢?”窦昭猜测道“难道他去给托孤之人报信去了?”话音一刚,她立刻惊恐地道:“段护卫,我们的人都去了哪里?梅公子白天之所以占尽优势不动手,肯定是派了那马车夫去请求增援,并早已和那托孤之人约定了动手的时间……,这可就麻烦了!”

    刘曲水、段公义、严朝卿等人都大惊失色。

    只有宋墨,端起茶盅,微低着头静静地喝了几口茶。

    可他端着茶盅略有些颤抖的手却泄露了他愤怒的情绪。

    窦昭所恃的,不过是怀中的这个婴儿。

    她曾是个母亲,又怎么可能真的去伤害这个婴儿呢?

    她所恃的,不过是镜中月水中huā而已。

    想要让宋墨正视她,她只有继续挑衅宋墨。

    “唉!”窦昭叹了口气“公子在明我在暗,就有这点不好一后我知道公子带了几个人,公子却不知道我们有几个人。不知道我的另一个婢女走到了哪里?要是有大批人的冲进田庄烧杀抢掠的时候,她能不能从真定州赶回来!”

    宋墨抬起头来,表情严肃而端穆,目光冷静而理智。

    ※

    看书的姊妹们,兄弟们,写这个太费精神了,请我原谅我的纠结”…我知道有点晚了,先贴了,等会再改错字,夫家先看着,过两个小时之后再刷新,虫虫就没了。o(∩_∩)o~

    今晚的更新大家明天早上看吧!

    ※(未完待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