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宋墨昳丽俊朗的面庞还带着几分稚气,窦昭甚至能看清楚他唇上细细的绒毛,眼前的人,远非她记忆中那个身材高大矫健,气度大方雍容,表情沉稳内敛的男子。

    她脑海里浮现出他拿着勺子喝汤的样子。

    先抿一抿嘴,然后一口气喝下。

    再不喜欢,也不抱怨。

    他现在,还只是个少年。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自己对他,是不是太苛刻了些?

    那就放下心中的芥蒂,像对待一个普通的少年那样的对待他吧?不要让他为了那些他没有做过的事负责。那对他也是一种不公平!

    放下心理包袱的窦昭笑得坦然:“我原谅你了!”但她也不会因此就第一百二十九章说话(加更求粉红票)忘记他是个怎样的人,“那你能不能把陈先生先回来?他年纪大了,经不起太多的颠簸,而且我身边也需要他帮着打点!”

    “需要一个做过三品封疆大吏幕僚的人帮着打点?”她的笑容,平和而宽容,隐隐带着几分温柔,让宋墨的心也跟着温和起来,他喜欢这种说话的氛围,因而笑道:“看来这件事很麻烦,你不如说给我听听,我也很会帮人出主意的!”

    那就不用了吧!

    “我开了间笔墨铺子,”窦昭半真半假地道,“多亏有陈先生相助,陈先生去了京都,我这边都乱了套了。”

    “你想攒嫁妆吗?”宋墨笑道,“我帮你介绍一笔生意怎样?做好了,可以长期合作。而且账期很好。”

    窦昭睁大了眼睛。

    宋墨好像不是那种热心肠的人吧?

    他怎么突然想到给自己介绍生意?

    他们之间没有这个交情吧?

    可显然宋墨不这么想。

    他的笑容更盛了:“顺天府学、国子监,每年都会印很多时文、闱墨,我家正好有个放了籍的家伙第一百二十九章说话(加更求粉红票)在顺天府学里做杂役,到时候让你铺子里的掌柜去找他就行了。”

    她要和他桥归桥。路归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而不是和他继续牵扯不清。

    窦昭哭笑不得。直接拒绝了他:“我看还是算了,这件事太麻烦了,我的铺子只卖些现成的笔墨。”

    “既然做了,就要做得最好才行。”宋墨一副教训的口吻,而且不容她辩驳,径直走到了书案前面,道:“我给你写封信。你到时拿着我的信去找他就行了。”然后将那人的姓名、长相都告诉了她。

    窦昭只得道谢,叫了甘露进来帮他磨墨,却被宋墨拒绝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那你就自己来好了。

    她可没为陌生人劳心劳力的习惯。

    窦昭坐在一旁喝茶。

    屋子里就响起磨墨声来。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仿若石磨推碾,悠然自如,丝毫没有滞涩之感。

    这得多大的力气才啊!

    窦昭不由轻“咦”一声,望了过去。

    宋墨轻松地站在书案前,捏着墨锭的手白皙细腻,指节修长,手腕轻轻地转着圈,滴在砚台里的清水渐渐染上了颜色。

    窦昭想到了他走路的样子。

    也是这样带着几分随性,却又那样的自然。

    他到底是像段公义说的那样习过什么特别的武技呢?还是从小培养出来的礼仪呢?

    窦昭越看就越觉得他举止优雅。赏心悦目。

    心里止不住地好奇起来。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会弑父杀弟呢?

    这样一个明珠般的人物,怎么就沦落为辽王的刽子手呢?

    宋墨前世那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配做为父母的”的话久久地回荡在她的心尖,渐渐凝成了一根刺。

    “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墨已经写好了信,他拿着已经封好的信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在担心什么呢?”

    “没,没担心什么事。”窦昭忙收敛了心绪,忙拿了信封仔细地端详。

    他写的是馆阁体。

    敦厚凝重,透着股厚实感。

    窦昭把信封拿近了看。

    没错,就是敦厚凝重,给一种踏实的感觉。

    一个人的字和他的品性怎么会相差得这么离谱?

    她望着宋墨,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宋墨对她的异样却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躺到了书房里的醉翁椅上,闭上眼睛,双手自然地放在腹部,吱呀吱呀地摇了起来。

    夏日的午后,四周静谧无声,风吹过树枝的哗啦声和醉翁椅摇动的吱呀声唱和着,显得安静详和,让人昏昏欲睡。

    室内却突然响起宋墨的声音:“我来之前,刚刚安葬了我的表姐。”

    窦昭一个激灵,完全清醒过来。

    “我表姐闺名叫含珠,是我二舅的遗腹女。”他依旧闭着眼睛,声音很轻,带着一丝温柔的暖意,“她比我年长三岁,性情最是温柔敦厚,不仅做得一手好针线,而且还习得一身好武艺,家中的姐妹都爱戴她。她常常笑着对我说,天赐,你长大了千万不要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欺负女孩子。”

    窦昭不由坐直了身子。

    看见宋墨眼角泛起一滴水光。

    “我大舅母娘家的族侄尹挚武艺高超,为人豪爽,最难得的是并不鲁莽。”他的声音里隐约带着几分哽咽,“他们互相爱慕。我外祖母和大舅母都乐见其成。只是我表姐自幼失怙,由我大舅母养大,我大舅母怕委屈了我表姐,把尹挚丢去了福建,想他能谋个一官半职,到时候也能让我表姐风光大嫁。

    “尹挚走的时候,托我送给我表姐一支并蒂莲花的金钗。”

    窦昭紧紧地揪住了自己的衣襟。

    “大舅被问罪,我母亲只怕表姐没人照拂,想让我娶了表姐。

    “我父亲本不同意的。但看着蒋家好像要满门遭难的样子,拧不过我母亲,勉强答应了。

    “六天前,我三舅和五舅他们被押往铁岭卫。皇上恩旨,允许我外祖母去探望。我们这才知道,尹挚为了保护大舅。两个月前已经被锦衣卫打死了。当天晚上,她就用尹挚送给她的那枚金钗刺喉自尽了……”

    窦昭牙齿打着颤,只觉得脸上凉凉的,一摸,竟然全是水。

    她忙背过身去,掏了帕子擦着眼泪,不由暗暗庆幸自己平日不怎么敷粉。否则这样子只怕不能见人了。

    好不容易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回头却落入一双深沉如水的眸子里。

    宋墨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

    他也有很多心思无处可说吧!

    窦昭叹息着,真诚地道了声“节哀顺变”,忍不住问起梅夫人来:“老家那边的祖宅还能住人吗?蒋家功勋赫赫,只怕得罪的人也不少。就算是能平安无事地回去,回去之后怎么办?只怕还要拿出个章程来才好。”

    现在蒋家已贬为庶民,如果有人要寻仇,满门妇人,那可真是一拿一个准。

    “我就是为这件事忙了好几天。”宋墨像没看见窦昭眼圈发红似的,聊家常般地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我外祖母深知这道理,所以在她老人家当家的这几十年。买了不少祭田不说,把祖宅也翻修了好几次,老家但凡官府要乡绅出钱出力的事,蒋家从来都不曾推诿。圣旨下了之后,外祖母松了口气,说不仅家中的嚼用够了。若是紧一紧,还可以往铁岭卫送些银子。我也是担心有人寻仇,把身边几个贴己的护卫都送了过去,让他们以后就在蒋家当差。以他们的身手,就是遇到了土匪打劫,一般的土匪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得手。”

    遇到了雷霆一击,再多的计算又有什么用?

    窦昭不禁为上一世的梅老夫人感叹,道:“土匪有什么好怕的?怕就怕是锦衣卫冒充土匪!”

    宋墨只是笑,眼睛却比外面的日头还要耀眼。

    一看就早有安排。

    窦昭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不能把他当成个十三岁的少年看待啊!

    不过两人之间的气氛却融洽起来,说了几句话,窦昭就起身告辞了:“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府了。您走的时候,我就不送了。”

    那些“薄礼”也不敢带回去,让人锁在了田庄的库房里。

    宋墨倒也没说什么,送窦昭到了大门。

    窦昭上了马车心里还在嘟呶:这到底是我家还是你家啊?

    回到家里这才记起来,自己怎么就忘记和宋墨说定陈先生回来的日子?

    正后悔着,留在家里的素兰急匆匆地迎了上来。

    “四小姐,”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您刚走,纪公子就来了。他都在家里等你一天了。一直追问我您去哪里了?您要是再不回来,我可顶不住了!”

    窦昭愣住:“他怎么来了真定?六伯母呢?也跟着回来了?”

    “六太太没回来。”素兰鼓着腮帮子道,“纪公子说天气太热,到真定来避暑。给二太夫人问了个安就直接奔我们这里来了,还问鹤寿堂如今有人住没有?那边有个池塘,凉快些。他想借鹤寿堂住些日子。”

    窦昭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好像又开始刺疼起来。

    她问素兰:“纪公子问我去了哪里,你是怎么答他的?”

    “我看纪公子那架势,不管您在哪里他都要找去似的,”素兰嘟着的嘴都可以挂个油瓶子了,“我只好跟他说您去了州里,还说,您嘱咐过我们,下午就回来。这才把他给安抚住。如今他正在崔姨奶奶那里给崔姨奶奶讲佛经呢!”

    ※

    看书的兄弟、姐妹们,求粉红票啊!

    ps:怎么感觉这粉红票越追差距越大滴……

    ※rq!!!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