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过了二月二,风吹在身上就没有了寒意。

    花树冒出嫩芽,青草从地上冒了出来,迎春花蓬蓬勃勃地恣意怒放,花得漫枝漫坡,整个天空都跟着明亮起来。

    窦昭穿了月白色杭绸小袄,青色八幅湘裙,安静地坐在后花园八角凉亭的美人倚上,安宁的如一泓山涧潺潺流淌的泉水。

    纪家老太爷亲自出面,以支持五伯父的主腹╠╠吏部验封清司使郎中方洲出任浙江布政司为条件,和五伯父达成了默契。

    只等和魏家退亲,就为她和纪咏堕。

    纪家怎么会突然看中了她

    而且还在她罗敷有君之时。

    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纪家还怎么立足江南

    也难怪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秘而不宣!

    窦昭从不妄自菲薄,也从不盲目自大。

    论人品,相比那些贤名远播的孝女、烈女,她差远了;论出身,她生母早逝;论相貌,她离倾城倾国还差得远;论门第,窦家虽然借着五伯父的入阁成为了北直隶数得上数的名门望族之一,可五伯父毕竟刚刚入阁,根基尚浅,江南百年世家林立,纪氏也是其中一家,纪老太爷不可能为了家族利益与纪家联姻,何况纪家和窦家已经是姻亲了,娶了纪家姑娘的六伯父和五伯父是同胞兄弟,比起她这个出了五服的堂侄女要亲的多,纪家根本不用多此一举……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纪家希望通过她来约束纪咏。

    窦昭思忖着,目光就落在了不远处的贴梗海棠上。

    大红的花儿开了一树,艳丽如霞,灼灼如火。

    纪咏知道纪老太爷的真正意图吗

    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窦昭觉得自己应该和纪咏见上一面。

    只是没等她吩咐素心,陈曲水拿了账册来见她。

    “世子想见您一面。”他一面拨弄着算盘,一面道,“听那口气,好像知道您不愿嫁给济宁侯的事了。”

    窦昭头痛。

    魏家的事还没有解决纪咏搅和进来。现在又冒出个宋墨……

    她道:“你跟世子说,我的婚事自有长辈们做主,请他不要插手。”

    陈曲水很是迟疑。

    窦昭把纪老太爷来访的来告诉了他。

    陈曲水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相比魏家,纪家这门亲事可谓是门当户对了。

    “我要退婚,默许宋墨出手,这算是怎么一回事”窦昭道,“何况宋墨的为人你也是清楚,他不出则己。若是出手,一准成能。可之后呢只怕我前脚和魏家退了亲,纪家后脚就会来提亲╠╠纪家可不比魏家,他们能在庙堂上助五伯父一臂之力,若这门亲事定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退了。我要是抵死不嫁,不要说二太夫人、五伯父了,就是父亲、崔姨奶奶和六伯母,只怕也不会由着我,再闹下。大家说不定以我疯魔了。事情到了那个地步,就是个死局了。难道我还真的嫁给纪表哥不成那还不如嫁给济宁侯。至少济宁侯好唬弄。纪表哥,那得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我这辈子就想舒舒服服地过过小日子,寿终正寝地驾鹤西去,没打算辅佐丈夫封王拜相,名垂青史,做梁红玉之流。”

    陈曲水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一把年纪了都没要死要活的,小姐年纪轻轻的。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的。不过,小姐的话不道理。纪见明虽然才高八斗,可也性情倨傲。不好相处。而且纪家嫡支六房,旁支十三房,加上依附他们的姻亲,加起来有百来户人家,嫁给纪见明,还就真不如嫁到济宁侯府去。”

    能理解她想独善其身的人,只有陈曲水。

    得到了他的肯定,窦昭心情大好。

    她道:“我看这件事还得从魏家入手╠╠只要魏家不同意退婚,窦家就不可能和纪家议亲。到时候纪家肯定会引诱魏家退亲的,只要我们抓住了魏纪两家的把柄,我们就占了大义,五伯父就休想把我嫁到纪家去。”

    陈曲水沉吟道:“你的意思是,指责纪家破坏您的姻缘……这样一来,就算是五老爷想和纪家联姻,也背不起这狼狈为奸、迫害侄女的名声!”

    “不错。”窦昭笑道,“魏家背信忘义,纪家持强凌弱,我就能以此为借口,从此古佛青灯,再也不论婚嫁。看在西窦一半财产的份上,我相信二太夫人会说服五伯父把我留在家里的。”

    陈曲水却担心道:“如果纪家和魏家这样拖下去呢济宁侯年纪不小了,家中又没有主持中馈的人,魏家不可能这样耗下去,最多今年秋天,这桩婚事就得有个着落了。”

    窦昭笑道:“那你觉得纪家会这样和魏家耗下去吗”

    陈曲水不解:“拖着只可能对纪家有利,毕竟他们没有道理的一方。”

    “纪家的人要是这么想,又不会做出这种夺人妻室事来了。”窦昭冷笑,“纪见明长成这样,你以为纪家的人没有一点责任!”

    陈曲水苦笑。

    窦昭道:“你帮我邀请济宁侯到家里一见吧!”

    “是这里还是静安寺胡同。”

    “自然是静安寺胡同。”窦昭道,“这里毕竟是五伯母主持中馈,行事多有不便。”又道,“你顺便给宋墨透个口风,最好让他觉得我虽然伤心欲绝,却还是希望能挽回自己的婚事,免得他掺和进来,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陈曲水点头。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窦昭送他至垂花门,却碰见了纪咏。

    “纪表哥!”窦昭和他的招呼。

    他脸色通红,支吾着应了一声,目不斜视,昂阔步地和她擦肩而过。

    窦昭又好气又好笑,问送纪咏的小厮:“纪表哥来做什么”

    小厮笑道:“五老爷今年难得沐休,纪编修特意过来给五老爷问安,说了些学问上的事。”

    窦昭“嗯”了一声,回了正院。

    纪氏正和五太太说着什么,脸色有些不好看。看见她进来。两人齐齐打住了话题,不约而同地朝着她笑道:“回来了!”

    窦昭笑盈盈地上前给两位伯母行了礼,挽了六伯母的胳膊。

    六伯母身子身僵。

    五伯母却笑道:“你看,你们这样站着,就像一对亲母女。”

    六伯母没有做声。

    窦昭嘻嘻笑,待管事进来请五伯母示下,她拉着六伯母进了西厢房,端了自己做的桃酥招待六伯母。

    六伯母表情显得有修涩。她拿着桃酥,轻轻地拍了拍窦昭的手,低声道:“寿姑,若是六伯母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原谅我。”

    窦昭明白。

    一边是她,一边是娘家的长辈,她夹在中间很为难。

    如果纪咏不堪还好说,至少六伯母有反对的理由。偏偏纪咏少年中第,是世人眼中前途量的探花郎,六伯母的那些理由。根本不是什么理由。

    她笑着靠在了六伯母的肩头,嘻笑道:“儿不嫌母丑。您放心好了。就算你把说好了留给我的金项链给了十一嫂,我也不会怪您的。”

    “你这孩子!”纪氏抚着窦昭的头,心中更是酸楚,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若是纪咏敢有丝毫慢怠窦昭的地方,她就是和嫂嫂撕破了脸,也不能让窦昭受委屈。

    她不由喃喃地道:“你别担心。你会过得很好的。”

    窦昭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

    魏廷瑜知道窦昭要见他,忙赶着做了件京都时下最流行的青竹色杭绸镶挖云纹的直裰。去了静安寺胡同。

    这是重生后,窦昭第一次正眼打量魏廷瑜。

    年轻的脸庞,唇边还可见细细的绒毛,正襟地坐在那里,显得十分拘谨,让她感觉熟悉又陌生。

    “喝茶!”窦昭指了指茶几上的碧螺春。

    “多谢!”魏廷瑜红着脸喃喃地道,端起茶盅来喝了一口。

    或者是太紧张,或者是喝得太猛,他一下子被茶水呛着了,咳嗽起来。

    窦昭忙让素心递了个帕子给他。

    魏廷瑜窘然地道谢,神色到底比刚才轻松了些。

    窦昭就道:“你想退亲吗”

    “没有,没有,”魏廷瑜闻言连连摆手,神色慌乱,“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窦昭道:“我也相信你和我妹妹没有什么……”

    “四小姐!”她的话还没有说话,魏廷瑜已是满脸的震惊。

    自从被人现他和窦明约了在大相国寺见面,姐姐一句话也没有说,“啪”地就给了她一耳光,母亲更是哭个不停,就是向来待他如手足的姐夫,也目露失望之色,汪清海就更过分了,幸灾乐祸地问他:“是姐姐长得好看还是妹妹长得好看些”

    只有窦昭,相信他和窦明没有私情。

    “我和令妹,真的没什么!”他激动地道,“当初是令妹让人带话给我,说有急事找我,是关于我和你的婚事,让我悄悄去大相国寺,她的丫鬟在那里等我……”

    窦昭是真的相信。

    窦明又不是傻瓜。

    “你不用辩解。”窦昭道,“我相信你的话。”

    “多谢四小姐。”魏廷瑜满脸的感激。

    “只是生了这么多的事,我身心俱疲,家里的长辈们心中不虞,”窦昭道,“我们的婚事,是不是过些日子再说大家都喘口气,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想想以后的事。”

    魏廷瑜愕然。

    窦昭是什么意思

    说相信他,又要把婚期往后拖一拖……

    花厅的扇四开,仲春的姹紫嫣红映入眼帘,魏廷瑜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喜悦。

    ※

    姊妹们,兄弟们,补上5月7日的加更。

    n_n)~

    p:7日的更新不知道写不写得出来,大家明天中午看吧,这样保险一点。

    ※(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