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么大的事,自然是要通知老爷和两位小叔,与她蔡太太有何干系

    念头一闪而过,五太太心中一滞。

    等一等

    王映雪想换亲……也就是说,想让窦明嫁给窦昭……而他们正想让窦昭和魏家退亲,魏廷珍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挟窦家……还有那王映雪,自己把她当妯娌,她却没有把自己、把窦家放在眼里,先是不顾身份抵毁寿姑,让人觉得窦家兄弟不和,又想出这等狠辣的主意,置窦家的声誉于不顾,自己若是就让她这样为所欲为,岂不是让人小瞧了自己

    想到这里,五太太嘴角紧抿,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窦家之所以没有大张旗鼓地退亲,是因为退亲的理由实在是说不出口;魏家之所以敢和窦家叫板,也是算准了窦家不敢和他们硬碰硬╠╠同是伤风败俗的一对男女,男子认错,那是浪子回头,女人认错,那是不知廉耻,窦家吃了男女有别的亏。

    既然魏家不同意退婚,那就不退好了。

    反正事后有替罪之羊,有何不可

    五太太的笑意更深了。

    她倾着身子,低声蔡太太道:“这件事,恐怕还得麻烦蔡太太……”

    ※※※※※

    窦世枢望着案上的羊脂玉卧虎镇纸,没有吱声。

    二十几年的夫妻,五太太早已摸清楚了丈夫的脾气。

    她轻手轻脚地给窦世枢续了杯茶,坐到了案旁的太师椅上。

    窦世枢又沉默了一会,道:“可这妄冒为婚……”

    打起官司来,这婚事就会效。

    窦家是要和纪家结亲,可也犯不着和魏家结了死仇,成为京都的笑柄。

    五太太自然是明白丈夫心意的,笑道:“虽然换了人,可王氏是窦、赵两家都同意,立了扶正了的。明姐也是嫡女。婚姻本为两姓之好,明姐儿代寿姑嫁过去,并不是嫡庶不分,身份上配得起魏家。法事不外乎人情,不告不究,只有魏家认了这门亲事,难道衙门里的人还硬生生地把人拆散不成再说了,既然是代嫁。明姐儿心里应该清楚吧之前寿姑又嚷着不愿意嫁到魏家去,一个愿打,一个原挨,这又是七太太的主意,我们虽然待这两个孩子好,可毕竟是伯父伯母,隔着一层,婚姻大事,只能从旁着敲敲边鼓,却不能当家。明姐儿得偿所愿。寿姑是个聪明的,想必两个孩子都能够体量我们的难处。

    “而且寿姑和见明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见明学识渊博,前程远大,纪家老太爷亲自前来求娶,对她如此的看重,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纪家看中窦昭,就是因为窦昭能管得住纪咏。如果窦昭心怀怨怼地嫁了过去,纪咏说不定因此和槐树胡同这边疏远起来。窦家之所以冒着背信弃义的名声和纪家结亲,就是看中了纪咏的前程,纪咏要是和槐树胡同这边有了嫌隙。纪窦两家结亲还有什么必要

    要紧的是寿姑这边满意。

    窦世枢缓缓地道:“那就得想个办法让魏家认了这门亲事,不然那魏廷瑜觉得受了蒙骗,拜过天地,掀了盖头就闹腾起来虽然麻烦,可若是那魏廷瑜装傻作愣,等洞房花烛之后,三天回门的时候闹腾起来,明姐儿岂不是白白吃亏”

    五太太听着掩袖而笑,道:“可见到老爷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什么事都手到擒拿的。这件事,老爷还得求我才行”语气轻快,带着几分调侃。

    窦世枢很是意外,想起早年间房师曾贻芬被迫致仕,他前程不明,困于侍郎之位,常常像现在这样呆呆地坐在房里,妻子就进来给他倒杯茶,语气轻快地和他商量着家中的琐或,偶尔还会借着他的话打趣他两句,他就会生出“知足常乐”念头,心中的郁气也跟着渐渐散去,心境变得平和起来。可自从房师重掌权柄之后,他整日忙忙碌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妻子说过话了。

    他猝然起了促狭之心,笑着朝妻子拱手作揖,佯做出副恭敬的样子,道:“愿闻其祥”

    五太太呵呵地笑,好半天才收住了笑容,正色道:“这事既然是王氏的主意,明姐儿就算是吃亏,难道还能赖到我们身上来不成”又道,“何况这事又不是我们一家之事,纪家的人是不是也应该出把力才对”

    窦世枢若有所思。

    五太太就道:“我们把人送过去了,能不能把人留下来,能不能让魏家承认这门亲事,那就是纪家的事了。任什么我们费心费力,纪家的人等在一旁摘桃子他们也应该拿出点诚意来才是。”

    窦世枢目光闪烁。

    五太太知道丈夫已经同意了自己的主意,遂笑道:“这个事老爷就装作不知道吧,我去跟纪家的老太爷交涉好了。若是谈不拢,再请老爷出面也不迟。”

    “那就这样吧”窦世枢道,“最终得利的,终归是他们纪家。”

    五太太想到了窦昭名下西窦的一半产业,重重地点了点头。

    ※※※※※

    纪咏从翰林院回来,听说窦家五太太和曾祖父在房里说了半天的话,刚刚才走,他心里一急,闯进了纪老太爷的房。

    纪老太爷正和纪福说着话,见状不由哈哈大笑,道:“你担心什么”

    纪咏不以为然地道:“五太太过来干什么”

    纪老太爷佯装奈地摇头,笑着叹道:“别人说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倒好,这媳妇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你就先维护起你媳妇的娘家人来。”

    纪咏才不上当,冷哼道:“五太太不可能缘故地来见您,是不是窦昭她……”他生平第一次生出种近乡情怯之感,生怕听到五太太带来什么坏消息。

    纪老太爷这次是真的叹气了,道:“夫妻之道,亦如上兵之道,你要沉往气才行。”然后把五太太来的意告诉了纪咏。

    就是纪咏,也被吓了一跳,道:“那王氏不会这么愚吧窦明又不是嫁不出去了。犯得着这样作贱自己吗”

    纪老太爷却笑道:“窦家四小姐和窦家七太太十几年来不见面,可见积怨已深,多半是一时怨恨。”并不想理会窦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而是道,“你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

    “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那就是傻瓜了”纪咏说着,想到曾祖父说起这件事的口吻。仿佛把这次求亲当成了他的另一场试炼,他觉得很不舒服,但还是道,“这有什么难得窦家不就是怕背这个责任吗到时候我们出手就是了。

    “窦昭出嫁,窦政昌和窦德昌肯定是要去送嫁的。到时候把魏廷瑜灌醉了,让他稀里糊涂地进洞房,第二天一大早,新房里一有声音就让陪嫁的嬷嬷们冲进去,先发制人地先追究魏廷瑜的过错╠╠他又不是不认识新娘子,明明知道新娘子换了人。却还是和新娘子洞房,居心何在然后把窦家的人叫过来。把这门亲事认了。”说到这里,他想到上次窦明竟然摆了他一道的事,冷哼了一声,“如果那魏廷瑜不认,不还有窦明吗她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来,就应该有被退亲准备才是。到时候我们只要嚷着要和魏家去见官,魏家难道还真的和窦家打官司不成只要魏家不闹腾。这件事也就成了。”

    纪老太爷道:“如果魏廷珍闹起来呢事情闹大了,归根到底还是对窦家不利。”

    纪咏笑道:“这还不好办到时候给魏家一些赔偿就是了。”

    纪老太爷欣然点头。

    ※※※※※

    此时窦昭也正和陈曲水说着话。

    “高家给窦明说了门亲事,她去相看之后。不是和父亲商量,不是去找五太太,却千方法打探到了蔡太太的行踪,想法办和蔡太太见了一面。而蔡太太呢,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呆了好几天,才因为仁哥儿的生辰去了槐树胡同。”她沉思道,“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章……”

    在京都,她的人甚至不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窦家,对于很多事物的掌控也就没有了从前的力度。

    她问陈曲水:“七太太那边有什么动静”

    陈曲水道:“七太太好像奉了七老爷之命,在准备小姐出阁之事。”

    不对啊

    王映雪早就被夺了主持中馈的权力,就算是父亲不知道槐树胡同这边正帮她出面和魏家解除婚约,也不可能让王映雪准备她出阁的事。就算是上一世,王映雪占尽了人时地利人和,但在她出阁的时候,父亲还是请六伯母来给她讲的体己话,没道理这一世父亲反行其道。

    但也有可能父亲又变卦了。

    前世,父亲就经常变卦。

    想到这些,窦昭心头一动。

    上一世,高氏发现高明珠之死与窦明有关,勃然大怒,跑到静安寺胡同来和王映雪大吵了一顿。

    父亲又急又气,托了五伯母和六伯母帮着窦明找婆家。

    那个时候她和魏廷瑜的婚期已经定了下来,魏廷瑜带了人来送聘礼,不知怎地,被窦明看见了,窦明突然改变了主意,要嫁给魏廷瑜,王映雪竟然就听她的,和父亲商量让窦明嫁给魏廷瑜,父亲当时好像也有点犹豫,她跑到父亲面前哭了一场,父亲这才拒绝了王映雪雪的请求。

    她也因此而一直防备着王映雪和窦明,从下聘到出嫁,她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拉肚子或是得了其他什么病不能上花轿,让甘露给她煮了整整一篮子白壳鸡蛋,始终没有沾家里任何吃食……

    ※

    看的姐妹,兄弟们,周末愉快

    n_n)

    ※(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