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赐哥,你真的不想娶汪大海的妹妹?”顾玉嘴里含着苹果,口齿不清地道,“汪家的人都长得不错,那汪大海的妹妹应该也错不到哪里去。你可别弄巧成拙,到时候真的尚了景宜!景宜漂亮归漂亮,可那脾气,好像天下的人都得转着她转似的。景福虽然好,可不管是模样还是性情,都平常的很。”说着,他扑到了宋墨的书案前,暧昧地朝他眨着眼睛,“要不要我帮你想想办法,让你尚了淑妃娘娘的景泰或是辰妃娘娘的福圆?景泰长得多漂亮啊,景宜和她一比,那就是金银和美玉,可若是景福和她一比,那简单就是木头和宝石!福圆虽然没有景泰和景宜漂亮,可她的脾气好啊!她很小的时候淑妃娘娘就亲自己告诉她读《女诫》,你若是尚了她,你以后说不定也有永承伯冯健的福气。你怎么就看中了景福?难怪宁妃娘娘这次宁愿得罪我姨母也要让景福嫁给你……”

    永承伯冯建尚了太宗皇帝的姐姐永平公主,永平公主贤惠大度,与冯建成亲之后,不仅孝顺公婆,和睦妯娌,而且对冯建所纳的妾室照顾有加,冯建仅庶出的子女就有二十几个,曾被太宗皇帝嘉赏,成为皇室典范,传为一时佳话。

    宋墨听着有些恍惚。

    是啊,自己怎么就瞧中了景福公主。

    窦昭也曾说地,让他或是尚福圆公主或是尚景泰公主。

    可他当知道景福公主比自己小两岁的时候,突然就决定了尚景福公主。

    或者在他的心里,景福公主比自己小,他们就不会那么快的成亲。至少,他不会在窦昭出嫁之前娶妻……

    窦昭,不知道在干什么?

    今天,是窦明三朝回门的日子。

    ※※※※※

    窦昭正和舅母、表妹一起听素兰说着济宁侯府里发生的事。

    “……大爷可真厉害,一见济宁侯认下了五小姐,立刻就向魏家索要婚书。”素兰喝了一口茶,继续道,“景国公世子夫人还不答应,结果被景公国世子爷给拦住了,大爷、景国公世子爷,纪大人,还有延安侯、景国公府的二爷一起去了济宁侯的书房,商量着重立婚书的事,把景国公世子夫人丢在了厅堂。景国公世子夫人当时就发作了,寻了个鸡毛掸子,劈头盖脸地朝济宁侯就是一通乱打,把五小姐都看懵了。济宁侯却是哼也不敢哼一声,任由景国公世子夫人打着。五小姐想上前劝阻,也被打了。后来认亲的时候,五小姐手背上的还红印子还没有消失呢!”说到这里,她抿着嘴笑了笑,“我瞧着景国公世子夫人的样子不像是失手才打在了五小姐的身上,倒像是成心的。”

    那语气,怎么听都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赵璋如咯咯直笑。

    给窦昭续茶的素心地瞪了素兰一眼。

    素兰忙正襟危坐。

    窦昭和舅母看着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舅母更是柔声地道:“难得素兰一片赤子之心,不必过于苛求。

    素心只好恭声应是。

    素兰就朝姐姐使了个得意的神色,然后肃然道:“我原本准备昨天晚上就回来给你报个信的,可魏府的那些粗使婆子却奉了景国公世子夫人之命把我们给看管了起来,我怕魏家的人起了疑心,牵扯到小姐身上,就和那些陪嫁的丫鬟们一起在魏家歇了一晚,今天一早随五小姐回来的。甘露怕我们都回来了,小姐的陪嫁有个闪失,就和流云她们留在于了济宁侯府,到时候随着小姐的陪嫁一起回来。”

    窦昭微微点头。

    虽然发生了姐妹易嫁的事,但魏窦两家该有的礼数却是一样不缺。

    天刚亮就派了窦文昌去接了窦明回门。

    五太太怕舅母尴尬,请了舅母去槐树胡同小住,却被舅母拒绝了:“我们家寿姑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给明姐儿让地方?她都不觉得害臊,我有什么脸红的。”

    一句话把五太太给顶了回去。

    五太太不免有些窘然。

    六太太却不想让窦昭为难,出来打圆场:“既然如此,那舅太太就去陪陪寿姑吧?她身边有个陪着说体己话的人,心里也好过些。”

    赵太太就领着女儿来了窦昭屋里。

    五太太、六太太等窦家在京都的女眷则盛装出席,招待窦明这个新出炉的姑奶奶。

    窦明的大舅舅的王知柄没来,王家的女眷则是跟着窦明的小舅舅王知杓一起过来的。

    舅母就称赞素兰:“难得你小小年纪却口齿伶俐,条理清楚,说得明明白白。”让随身的嬷嬷赏了素兰二两银子。

    素兰欢天喜地接了银子,谢了又谢,和姐姐一起退了下去,让窦昭和舅母、表妹说体己话。

    虽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舅母也觉得和魏家的婚事不必挽留,可听说魏廷瑜这么快就认下了窦明,舅母心时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寿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窦昭觉得这个时候她若是说出“再也不嫁人”了之类的话,舅母肯定会认为她是受了刺激,心里一定更难受。

    “先回真定吧!”她笑道,“然后睁大了眼睛,再找个好人家!”

    舅母见她还挺乐观的,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

    顾玉见宋墨有些出神,不由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天赐哥,回神了,回神了!”他嘻笑道,“你不会是想新娘子了吧?”

    宋墨弹了顾玉一个暴粟,笑道:“胡说些什么呢?”耳根却突然间有些发红,随手拿起个苹果塞到了顾玉的手里,“吃你的苹果,少废话!”

    顾玉觉得自己好像猜中了宋墨的心情。

    他笑得像个小狐狸,拿着苹果重新倒在了临窗的大炕上,道:“天赐哥,你成亲的时候,让我去帮你接亲吧!到时候我肯定会护着你,不让他们灌你酒的……”

    宋墨心里却在想窦昭的事。

    昨天窦、魏两家重新写了婚书,魏家立刻请了自家的两位证婚人延安侯和张继明重新在婚书上做了保,今天新人认过亲,喝了回门酒,窦家就应该会去请杨森和蔡弼过来在婚书上做保,然后再拿到顺天府去存档。

    这样一来,窦家姐妹易嫁的事很快就会被传出去了。

    眼看着就要到八月十五了,皇上肯定不会在避暑行宫过中秋节的。皇上一旦回宫,他景福的婚事就提到明面上,到时候自己可就真的弄巧成拙了!

    无论如何,他也得在中秋节之前把事情办妥才行!

    宋墨没有理会顾玉的唠叨,高声喊了陈核:“你回府一趟,看看严先生可有什么话递给我。”

    ※※※※※

    纪咏亲自去请了杨森过府。

    杨森不免有些叹惜:“可怜了窦家四小姐,都要出嫁了,却得到了这样的怪病。”

    纪咏笑道:“不过是脸上长了癣罢了。也不是不能医,不过是有些麻烦而已。济宁侯府也太小心了点,正好五小姐还没有说亲,窦家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言下之意是指魏家嫌弃窦昭,逼着窦家把窦明嫁到了济宁侯府。

    杨森还没什么,深知其中蹊跷,又一心想讨好窦世枢的蔡弼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笑道:“要怪就怪窦家四小姐的嫁妆太丰厚。”

    指魏家是看中了窦家的嫁妆才不愿意和窦家退婚的。

    纪咏不由眼皮一跳,高看了蔡弼两眼。

    杨森则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连叹了几声“世风日下”,这才由纪咏服侍着上了轿子。

    ※※※※※

    陶器重的消息,比宋宜春想像的来得要早。

    用过晚膳,陶器重就面色凝重地求见宋宜春。

    “世子爷恐怕要尚主了!”他沉声道,“消息是从延安侯府传出来的,这个时候京都有头有脸的勋贵之家只怕都已经知道了。”

    宋宜春差点打翻了手边的茶盅。

    “你说什么?”他脸色大变,“消息可靠吗?”说话间想到儿子的神出鬼没,没等陶器重回答,心里倒先相信了几分。

    “消息可靠。”陶器重道,“是延安侯世子爷亲口对我说的——想必是为了给我们府上一个交待。而且还说,皇后娘娘和宁妃都看中了世子爷,宁妃已要向皇上开了口,皇上也有此意,不过因为皇后娘娘想让世子爷尚景宜公主,这件事就拖了下来。可世子爷尚主的事,却是铁板钉钉的。”

    宋宜春颓然坐在了太师椅上。

    “怎么会这样?”他喃喃地道,“这些年尚主的都是那些落魄的世家子弟,宋墨却是英国公府的世子……宁妃怎么会瞧中他……”

    “应该是世子爷的主意吧!”陶器重苦涩地道,“世子爷若是尚了主,就无人可动摇他的世子之位了……你应该让二弟和世子爷多多走动的……世子爷破釜沉舟……”

    杀伤力是很惊人的!

    “不行,不行!”宋宜春急得团团转,“不能让他尚了公主……”他吩咐陶器重,“上次东平伯不是说他有个女儿和宋墨同年吗?就她好了!你明天一早去东平伯家提前……”

    “侯爷,”陶器重再次低声提醒宋宜春,“世子爷要尚主的事,京都的勋贵之家应该都知道了。”

    谁还敢在这个时候和宋家定亲!

    宋宜春呆住:“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墨尚主?”

    陶器重没有说话。

    ※

    看书的诸位姐妹,兄弟,加快了节奏,删了些内容,更新有点晚了,抱歉!

    o(∩_∩)o~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