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相约

    八月十二日,皇上从西苑的避暑行宫移架紫禁城。

    回宫的队伍前有旗手卫开道,后有金吾卫压镇,不过短短的几十里地,却浩浩荡荡,前面的人进了宫门后面的还没有出避暑行宫,惹得远远围观的百姓们兴奋地指指点点,议论不止。

    宋墨交了差正准备出宫,却被汪渊的干儿子汪格请去了慈宁宫。

    景福公主的生母宁妃娘娘也在。

    见宋墨进来,她斜睨着宋墨,笑盈盈地低声对端坐在罗汉床上的太后娘娘耳语的几句,太后娘娘笑吟吟地点头,亲切地招了宋墨过去,问起宋墨的家里事来。

    平日里看宁妃娘娘温温吞吞的,行事也没个主意,没想到关键的时候却这样的果断,刚进宫就求到了太后娘娘这里。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些宫里的嫔妃们!

    宋墨暗暗自凛。

    他恭谨地笑应着太后娘娘的话。

    皇后娘娘和淑妃娘娘连袂而来。

    看见宋墨,皇后娘娘笑着朝宋墨点了点头,淑妃娘娘却很是惊讶,看宁妃娘娘的目光闪过一丝嘲讽。

    宋墨可不想站在这里被人惦记,何况他不可能再和这些人扯上什么关系。

    他微笑着行礼,寒暄了几句,起身告辞。

    皇后娘娘微笑着目送他离开。

    宋墨出了慈宁宫,笑了笑,回了英国府。

    严朝卿却告诉他:“国公爷一早就递了折子,现在去了宫里见皇上。”

    宋墨笑道:“他进宫应该是想把我和窦家亲事的事告诉皇上。”不然皇上的圣旨下来了,他却已和窦昭订了婚,那圣旨岂不成了一桩笑话——若是宋家因此和窦家退亲,皇家不免要落得个逼臣另娶的名声,若是宋家不和窦家退亲,那皇家的尊严又何在?

    皇上回宫,刚刚安顿下来,听说宋宜春求见,想到他以后可能会和自己成为亲家,把太子的折子都放到了一旁,先见了宋宜春。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宋宜春急巴巴地来邮他,却是为了多给宋墨请几天假。

    “这么说来,你和窦家已经过了婚书,并且把成亲的日子定在了这个月的二十四啰?”皇上斜倚在大炕上,看似像因酒色过度而浑浊了的眸子里却闪过一丝精光,语气显得很轻快,:“那你岂不是和窦元吉做了亲家?这个窦元吉,在朕的面前却是一丝的口风也没有漏!”

    宋宜春忙道:“怎敢为臣的家事扰了皇上的清静。”

    皇上不再说什么,挥了挥手。

    宋宜春忙恭敬地退了下去。

    皇上的脸沉了下去。

    汪格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皇上,太后娘娘请您过去说话。”又道,“皇后娘娘和宁妃娘娘、淑妃娘娘都在。”

    在旁边服侍的汪渊不由狠狠地瞪了汪格一眼。

    汪格一愣。

    皇上已狠狠地将手上的折奏丢在了书案上。

    宋宜春却是擦了擦汗,这才打道回府。

    听说宋墨回来了,他吩咐小厮把宋墨叫来。

    如果宋墨知道自己为他订下了一门怎样的亲事,表情一定很精神。

    宋宜春不由露出一个微笑。

    小厮回来却道:“世子爷出去了。”

    仿佛喝了酒,正微醺,却被人当头淋了盆水。

    宋宜春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他大声喝斥:“世子爷去了哪里?”

    小厮打了个哆嗦,诚惶诚恐地道:“小的也不知道!赜志堂那边的人只说世子爷去见朋友了,到底是谁,小的也没敢问……”他喃喃地道,身子不由缩了起,一副准备挨打的样子。

    宋宜春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和这小厮计较。

    而宋墨此时却一闪身躲进了旁边花树的阴影里,待两个巡夜的婆子低声说笑着走了过去,他这才从花树下拾起一个石子,“咚”地一声打在了窦昭的窗棂上。

    窦昭的内室还点着灯,却半晌也没有动静。

    宋墨并不着急,每隔几息就扔一颗石子过去。

    窦昭正靠在床头看书,倒是在一旁做针线的素心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将窗扇打开了一道缝,看见了站在树影下的宋墨。

    “小姐,世子爷来了。”她低声地道。

    窦昭吓了一大跳。

    以为宋墨会明天早上过来。

    “请他屋里说话吧!”窦昭说着,换了身衣裳,去了没有点灯的厅堂。

    素心给宋墨开了门。

    宋墨递给素心一两匣子点头,道:“宫里的豌豆黄。”

    素心不禁看了窦昭一眼,曲膝行礼道谢,奉了茶,退了下去。

    宋墨问窦昭:“你找我有什么急事?”

    窦昭有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好。

    宋墨也不问,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她开口。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照进来,疏疏如雪。

    “对不起。”窦昭愧疚地道,“当初你问我愿不愿嫁给我的时候,我知道令尊决不会顺着你的意思给你娶妻的,所以才会说,若是有缘,我们自然会结为夫妻……”

    月光下,聪明的宋墨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他半晌没有说话。

    窦昭则有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沉默中,她听到宋墨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地说了声“知道了”,道:“你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飘在弦月周围的云彩,眨眼就会散去,却又让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坚定,不用太大的声音,不用太多的表情,就能让你相信,他答应的事,就一定能做到,让人觉得踏实。

    “对不起!”窦昭再次向宋墨道歉,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却隐隐作痛,眼泪刹涌满了眼泪眶

    她忙闭上了眼睛,制止眼泪落下来。

    “没事。”宋墨根本没有看她,而是望着窗外的月亮,低声道,“是我当时没有想明白……”

    或者是,他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

    宋墨忍不住自嘲地撇开撇嘴来。

    如果她再和自己退亲,这名声传了出去,以后恐怕就很难再找到婆家。

    她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呢?

    只怕是另有打算吧?

    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纪咏的影子。

    从前他一直想不明白窦家为什么会允许姐妹易嫁这种事发生,现在,他好像找到了答案。

    可很快,他就把这个念头压在了心底。

    或者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继续往下想下去。

    这让他看起来会像个跳梁小丑。

    宋墨心里又苦又涩。

    他站起身来:“那我先走了!”

    声音却显得那么的温和,也那么的伪善。

    宋墨自嘲地撇了撇嘴。

    窦昭知道自己伤了宋墨。

    有些事情,除非她勉强自己,否则就没有办法避免伤害。

    可有时候,言不由衷却比据实以告伤害更大。

    特别是对像宋墨这样的高傲少年。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嫁人而已。”窦昭站了起来,声音显得干巴巴的,再也没有平时的悦耳动听,冷静自制,“我送送你吧!”

    是吗?

    宋墨抿了抿嘴,道,“免得被人看见,落人口实。”

    窦昭站在屋檐下,看着宋墨的脚步渐行渐远,想着那两匣子点心,心里非常的难受。

    他会用什么办法解除他们之间的婚约呢?

    利用尚公主的机会?

    别人又会怎么说他呢?

    在他已经背负了一个肆意杀戮了的名声之后?

    “宋砚堂!”窦昭轻声地喊他,“我明天一早就会身体不适。你……什么也别做……”

    这算什么?

    给他的一颗甜枣?

    宋墨转身,笑道:“你那主意只怕不大好使——我父亲现在急需给我找个有毛病的妻子呢!”

    自己不至于那么狼狈吧!

    窦昭却笑不出来。

    她肃然道:“你父亲既有拿出两万两银子做为聘礼,想必不愿和你撕破脸。我身有恶疾,若是传了出去,他不可能视若无睹,”说到这里,她不由挑了挑眉,“就算他想视若无睹,我也会让他没办法视若无睹的!”

    可这样一来,纪家的长辈会怎么说呢?

    窦昭强大的自信,让宋墨有片刻的默然。

    他想到了田庄里的初次见面,想到她千里疾驰的救命之恩……自己的担心,果然是多余的。

    她从来都自有主张!

    宋墨觉得自己应该释然,可奇怪的是,他心里反而有种淡淡的失落。

    他笑着点头,再次转身离开。

    走到院子中间,却身不由已地回头瞥了窦昭一眼。

    洒落在屋檐上的月光把她的脸分成了两部分,圆润白皙的下巴,莹白如玉;藏在阴影中的眼睛,幽深如泉,在黑暗中静静地注视着他,仿佛他这一转身就是经年,从此以后再难见!

    宋墨心无端端一沉,想起她刚才的话来。

    “我只是不想嫁人而已!”

    真是这样的吗?

    宋墨不由大步朝窦昭走去。

    他不应该是个逃避的人。

    如果这是伤口,他宁愿让那伤口更深点,也不愿意让那困惑在心里长成一根刺。

    “窦昭,”宋墨在她面前站定,“你是不想嫁给我,还是仅仅不想出嫁?”

    这是第一个人,如上清晰明了猜到了自己的打算!

    窦昭很诚恳地道:“我不想出嫁。”又道,“不管是谁!”

    宋墨骤然亮了起来,晃得窦昭两眼发花。

    “为什么呢?”他问,“你为什么不想出嫁?难道仅仅是因为出嫁以后太辛苦吗?那你这些年主持着西窦的中馈,难道就不辛苦?你以后在侄儿间夹缝求生,难道就不辛苦?你到底为什么不想嫁人?我所知道的窦家四小姐,并不是个畏难的人!”

    ※

    姊妹们,今天晚了很多,非常的抱歉!

    也不知道有表达出我所要表达的意思。

    但今天写了一天了,越写越头大,只有等明天早上起来再看一遍了。

    ps:明天就是六一,祝大家节日快乐!

    明天是周末,双更的时间有点不敢确定,大家还是晚上看吧,比较保险。

    o(∩_∩)o~

    ※(未完待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