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宋墨只觉得怀里又香又暖,如团软玉似的,让他血脉贲张,心神激荡,哪里感觉到什么疼,本能地一翻身,将窦昭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窦昭大惊失色,慌张中双手抵住了宋墨的胸膛。

    两人四目相对。

    宋墨的眼睛亮晶晶,如同夜空的寒星,闪烁着璀璨的光彩。

    窦昭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

    寂静无声的内室,渐渐响起沉重的呼吸声。

    宋墨的眼睛,染上了**的氤氲。

    “寿姑!”他轻轻地呢喃,慢慢地俯身。

    窦昭感觉到了“危险”。

    可她的脑海里又浮出宋墨骑着马,风尘仆仆地赶到真定她所居住的田庄,在田庄头的墙头凝视自己的目光;浮现他拿着砚台在灯下把玩,抬头笑问自己父亲会不会喜欢时的患得患失;浮现他绻缩在床边的小心翼翼……她心里顿时乱糟糟的,有种事到临头的矛盾。

    是推开他呢?还是任其为所欲为呢?

    推开他,于心不忍。

    任他为所欲为,上一世的记忆还残留在她的记忆里,理智上她知道她应该尽快地容入这段感情,可心理上,她还是很难毫无顾忌地放开手脚。

    犹豫矛盾中,她咬着唇,逃避般地侧过脸去,轻轻地推了推他。

    面颊却情不自禁地升起两朵红云。

    窦昭的拒绝,让宋墨心头一震。清醒过来。但她娇美面庞布满的红晕,又让他立刻意识,如果窦昭完全无意他,大可狠狠地把他推或,或是对她怒目以视……可窦昭她只是轻轻地推了推了,别过脸去。

    白皙柔软耳垂,圆润、饱满,诱惑着宋墨的视觉。

    没有机会的时候都要创造机会,更何况现在有个如此好的机会……

    宋墨没有任何的犹豫,含住了那白生生的耳垂。却无意间触及到了窦昭的敏感。

    窦昭如遭雷击,身子一阵酥麻。

    “砚堂,别……”她别过脸去。

    宋墨顺从地放开了她,却贴着她的面颊。趁着她说话的时候含住了她的唇。

    “砚堂……”窦昭的惊呼,化成了一声嘤咛。

    宋墨像个笨拙的猎人,本能地追逐着她的甜蜜,在她的唇齿间粗重地搅动,堵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笨蛋!

    笨蛋!

    窦昭腹诽着呜咽地在他身下挣扎。

    他的舌灵巧而有力,她想咬他一口都办不到。

    自己不会窒息而死吧?

    念头一闪而过,宋墨却退了出去。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宋墨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她的目光却深幽莫测,落在了她剧烈起伏的胸脯上。

    “寿姑!”没有等她缓过气来,他已再次俯身。左手揽着她柔韧的腰肢。把她紧紧地箍在了他的身下,舌尖灵活地探入了她的唇间,辗转吮吻,右手却悄然地伸进了她的衣襟,摸索着握住了她的酥胸。指头开始仿佛在拨弄琴弦似的,挑逗着她胸前蓓蕾脑,而大腿间更明个硬物生疼地顶着她。

    宋墨的激情,仿佛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窦昭全身颤抖。

    如果不阻止。她很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她如果阻止,娇傲如宋墨,接下来会怎样?

    是落荒而逃?还是镇定地放开他,为了颜面故作不以为意地各自安歇?

    她是他妻子,他有权力得到她,却因为尊重她的意愿,而让自己变得狼狈不堪。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窦昭想想都心疼。

    早知道这样,当他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明确拒绝的。

    窦昭深深地后悔。

    可现在再拒绝,已经太晚了。

    仿佛感觉到了她的迟疑,宋墨箍着她腰肢的胳膊不由地紧了紧,在她唇齿间流连的舌尖变得更加恣意,握着她酥胸的手也开始不轻不重地揉捏起来。

    强烈的酥麻从她身体的深入一波又一波地涌向她的四肢百骸。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

    熟悉,是她也曾经短暂地体验过这种激情;陌生,是这种感觉已经离她太遥远,遥远到她几乎已经快要忘了。

    “宋砚堂!”窦昭的声音从宋墨的唇间溢出,显得有些支离破碎微,更透露着不容错识的惊慌。

    宋墨突然放开了她,定定地凝视站她的眼睛,好像要透过她的眼睛,把她的身心都看个清楚明白似的。

    窦昭很是不安。

    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适合。

    可什么都不说,好像也不合适。

    事情怎么会走到了这一步!

    宋墨还只是不识**的少年。

    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错。

    窦昭又觉得有点懊恼。

    宋墨却突然一笑。

    清浅的眼眸中笑意荡漾,连那微微翘的唇角都旖旎起来。

    窦昭看呆。

    宋墨开始脱衣裳。

    窦昭不禁睁大了眼睛。

    他的身材极其均匀,腰间的线条更是极为优美,看上去瘦,却瘦不露骨,肌肤更是如玉石,在朦胧的帐子里,有着淡淡的光泽。

    宋墨大笑:“寿姑,寿姑,你怎么这么有趣!”

    他俯身吻着她的眼睑,十分的亲昵。

    窦昭心砰砰乱跳,脸涨得通红:“不是……我……”却沮丧的说不出话来。

    再怎么辩解,也不能否认自己刚才一直盯着宋墨赤\裸的身体的事实。

    “寿姑!”宋墨笑着喊她,“我很喜欢寿姑这样看我。”他轻柔地道,欢喜从他的眼角一点点的溢出来。有了让人脸红心跳的热度。

    真是太丢脸了!

    窦昭的脸火辣辣的。

    宋墨捧着她的脸,温柔地亲吻着她额头,长眉,眼角,红唇……仿佛她是稀世奇珍,整个人都被他捧在手心,倍受珍惜与呵护。

    窦昭胸口涨涨的。

    宋墨却变得激烈起来。

    他用力地吻着窦昭,舌在她的唇间肆无忌惮咬逗,狂野地翻搅,好像要把她吞噬了一般。让窦昭有些喘不过气来,在他的身下扭动着。

    衣襟散开,衣服一件件的被剥离。

    等窦昭发现时,她全身只着一件亵裤。娇嫩的酥胸如带着几分青涩的水蜜桃,傲然地挺立在宋墨的眼中。

    这混蛋……竟然无师自通……

    不知道为什么,窦昭很想笑。

    宋墨乌黑的瞳仁里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埋下头,把那花骨朵般般的蓓蕾吞进了口时,肆意地吮吸、噬咬着。

    窦昭倒吸一口冷气。

    却有股麻痹般的快感从酥胸传来,让她全身都开始灼热,甚至宋墨因偶尔过力而传来的疼痛,也变成了丝丝的甜蜜,让她颤栗。

    窦昭骇然。

    从前。她并不是这样的。

    她讨厌一切粗鲁。认为是一种不尊重她的表现。

    可现在,同样的事情放在宋墨的身上,她却觉得甜蜜。

    “宋砚堂!宋砚堂……”窦昭慌乱地喊着宋墨。

    宋墨抬起头来。

    乌黑的眸子里有团火在跳跃。

    而她玫瑰花般的蓓蕾却因为宋墨的舔咬呈现出娇艳的光泽。

    窦昭不禁添了添丰盈的红唇。

    宋墨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如子夜般深沉。

    他猛地褪下了窦昭的亵裤,就那样闯了进去。

    窦昭低呜一声,死死地抱住了宋墨的脖子。

    “寿姑。寿姑!”宋墨贴着她的耳朵绵绵细吻,热乎乎的气息轻轻地拂过她的脖子,无限的柔情蜜意,“一会就好了……一会就好了……”他闭着眼睛。喃喃地安慰着她,身体却丝毫不见停顿地撞击着,而且还越来越快。

    真是鲁男子!

    窦昭疼得直冒冷汗,却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是怎样的在自己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就像个顽皮的孩子,探索着未知的幻境。

    她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地抚着宋墨的脊背。

    他肌肤烫手,背上全是细细的汗。

    窦昭心中一软,身体渐渐松懈下来,那疼痛也变得能够忍受。

    她的身体就在他的律动中渐渐地被打开,变得湿润。

    感受到她的异样,宋墨慢了下来,咬着她的耳朵咬喊了一声“寿姑”,只是还没有等她回答,他已握着她的纤腰猛地一挺,穿过层层紧裹的花瓣,深深地撞在了花心上……

    他不是第一次吗?

    第一次不是都很快的吗?

    怎么他却有完没完?

    窦昭一声闷哼,白皙的额头有细微的汗珠沁出来,身体又酸又胀,不可抑制地火热起来。

    她不由抱紧了宋墨,忍不住呻\吟地缠上了他的腰……

    ※※※※※

    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窦昭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身体又酸又胀,好像昨天夜里搬了几百盆花似的。

    窦昭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内室里静悄悄的,她穿着家常的月白色中衣,干干净净地一个人睡在镶楠木的雕花大床上。空气中是清新的茉莉花香,案几上甜白瓷的花觚里插着的那枚黄菊还保持着昨天的姿态,只有枕边鸳鸯戏水的枕头微微凹陷,仿佛在告诉她,明天的一切并不是个梦。

    她不禁喊了声“素兰”。

    门“吱呀”一声打开,素兰和甘露捧着洗漱的工具走了进来。

    两人眉宇间都荡漾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夫人,”素心把她当病人似的,要扶她起床,“世子爷去了宫里,特意嘱咐我们,别吵醒您,我们就没有叫你,一直在外面候着。”

    甘露更是把漱口的盐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该死的宋墨!

    唯恐天下不知似的。

    窦昭不禁横了两人一眼,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还不会自己洗漱不成?”

    素心和甘露只是抿了嘴笑,小心翼翼地在一旁服侍着。

    梳洗完毕,素绢端了一碗乌鸡汤进来:“是世子爷一早起来吩嘱的。”

    ※

    补上7月5日的更新。

    ps:姐妹们,兄弟们,一连几天,都是早上打了针就好,半夜又开始疼,然后医生怀疑有其他问题,又因为涉及到医保的问题,得回老家治疗,今天一早赶回去的,只能抽空写文,写得比较晚了,找了个地方发文,大家先将就着看,等身体好一些,会把欠的更都补上的。

    抱歉!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