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些人的议论事后自然一字不落地传到了窦昭的耳朵里。

    她不禁有些担心,对宋墨道:“得想个妥当的办法善后才是。都是近卫军里任职的,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只怕会起疑心。”

    这样公然地调人进京,就是吏部,没有皇上的手谕,也不敢如此行事。

    她原以为宋墨会先挑两、三个人选见见,没想到把规模弄得这么大。她当时坐在屏风后面已有些忐忑不安。

    “放心好了。”宋墨不以为意地笑道,“我督管五城兵马司,选几个近卫军补充五城兵马司,再正常不过了。想必那些人的长辈都不会有什么异议。”

    近卫军虽好,可也要看在什么位置上。

    五城兵马司在皇城,专司协助顺天府、盐税课行事,就是个小小的胥吏,也有几分油水,又因为赵家是招赘,这次能入选的人全是那家中的次子或是旁支,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个好机会。

    宋墨做事,真的是很周全。

    难怪不管他怎么胡闹,到了皇上面前都有道理。也难怪他事到如今也没有被御史弹劾过。

    窦昭觉得自己只要全心全意信任宋墨就行了。

    “暂时就先拟定这三人,你看如何?”宋墨在名册上画了三个圈,递给窦昭看。

    从几百人选出二十几个人,再从二十几个人选出三个人,公主选驸马,也不过如此了,这次璋如表姐的婚事,一定能够解决!

    管她前世嫁的是谁,这一世那人到如今也没有登场。只好换个人了。

    窦昭直点头,到了晚上,不免又要让宋墨如意一回。

    第二天一大早,她挽了个漂亮的堕马髻就兴冲冲地准备去静安寺胡同。

    宋墨要和她同去:“若是舅母问起来,也有个说话的人。而且这三人还没有离京,趁这机会把人叫过来让舅母和璋如表姐亲眼看看岂不更好?”

    他很希望看到舅母闻讯后惊喜而感激的表情。

    这还是他自从娶了窦昭之后,第一次如此的兴致勃勃。

    让宋墨跟着一起去也好。

    这件事若是没有他,就成不了。

    等舅母知道宋墨做了些什么,肯定会更喜欢宋墨的。

    窦昭笑盈盈地点头。

    两个人像准备讨大人表扬的孩子。按捺着心中的兴奋,一起去了静安寺胡同。

    高升看到他们,吓了一大跳,忙道:“我这就去请老爷回来!”

    因为他们来之前并没有让人提前禀告,窦世英已经去了衙门。

    “不用。不用。”窦昭喜笑颜开地对高升道,“今天我是来找舅母有点事的,你陪着世子在花厅里用饭就行了!”

    高升的额头顿时就沁出一层汗,趁着小丫鬟给宋墨上茶的机会,悄声吩咐小丫鬟:“还不快去请猫儿胡同的两位少爷过来待客。”

    他第一次觉得,若是老爷坚决不纳妾,把十二少爷过继过来。也是件好事。

    窦昭哪里顾得上管这些,丢下宋墨就去了舅母那里。

    舅母看见她,神色大变,拉着她的手就是上下打量起来:“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宋家欺负你了?你不要怕,舅母还没离京呢,自然会帮你出这个头!”

    “没有,没有。”窦昭笑得更欢畅了。见赵璋如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她,她把舅母拉到内室。“哐当”一声关了房门,请舅母到临窗的大炕上坐下,自己挨着舅母坐了,将写着那三个人履历的笺纸递给了舅母,“我想为璋如表姐做个媒,这三家都不错,您看看哪个更好?”

    舅母非常的惊讶。

    窦昭笑得眼睛弯弯。

    “你这孩子!”舅母回过神来,使劲地搂了搂窦昭,“嫁了人,就知道心疼人了。”

    窦昭嘿嘿地笑,从炕桌下摸了舅母的眼镜匣子出来。

    舅母架着眼镜,细细地看着那三个人的履历。

    不是将门就是勋贵,不用问,肯定是侄女婿帮的忙。

    舅母很是感激,握了窦昭的手:“替我谢谢侄女婿,赵家到底是读书人,还是找个读书人家的子弟入赘为好。”

    窦昭傻了眼。

    舅母心中过意不去。

    能找到这样的三个人,宋砚堂和寿姑只怕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她愧疚地道:“都怪舅母事先没有跟你们说清楚,让你们跑了弯路,你和侄女婿的好,我都记下了,以后有机会,让你璋如表姐报答你们。”

    窦昭不知道有多沮丧,可她看着舅母满是歉意的目光,不想让舅母心中不安,忙做出副生气的样子在舅母身上打着滚:“您也不早说。”

    舅母呵呵地笑,宠溺地揽着窦昭的肩膀。

    窦昭将三人的履历折成小方块藏在了衣袖里,出来见到赵璋如,只说是和舅母商量着十月初十去开元寺的事。

    这几年只要是有人避着她和母亲说话,多半是为了她的婚事。

    赵璋如已经习惯了,倒也不追问,嘻嘻哈哈地和窦昭说着闲话。

    窦昭想着在花厅的宋墨,要是知道这样的结果,他还不知道有多失望。

    而且她答应了他好多“丧权辱国”的条件,回去之后只怕还要多答应几件才能安抚他的心。

    窦昭长长地叹了口气,悻悻然出了客房,先去了宋墨落脚的花厅。

    宋墨正和窦政昌、窦德昌两兄弟说着话,一看窦昭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砸了。

    这可是窦昭头一次求他给娘家的人办事!

    他顾不得窦政昌和窦德昌,起身就迎了上去,低声道:“舅母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这是想瞒也瞒不住的。

    “都是我不好!”窦昭歉疚地道,“没有打听清楚就让你做这件事……舅母想给表妹找个读书人家出身的女婿。”

    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宋墨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只在心中淡淡地一闪而逝。不像窦昭那么的失落。

    他沉吟道:“如果是这样,也不是不行,就是要多花些功夫和时间……你跟舅母说一声,我们回去再帮表姐找一找,总会找到合适表姐的人。”又道,“舅母还提了其他的条件没有?”

    窦昭摇了摇头,手搭在了宋墨的胳膊上:“舅母恐怕还是想赵家能出读书人!”

    宋墨笑着安慰她:“没事,看我的!”

    两人正说着话,身后传来一阵干咳。

    窦昭和宋墨回头。看见窦德昌朝着他们挤眉弄眼:“四妹妹,这可是在娘家,你们有什么悄悄话,回家去再说。”

    窦政昌觉得这话说得有点过份,警告地喊了声“德昌”。

    窦昭却瞪了窦德昌一眼。

    这个十二哥。自己的事还一塌糊涂,倒管起她的事来!

    内敛的窦政昌看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四妹妹素来端穆,想不到也有这样娇俏的时候。

    他打着圆场:“也没有外人,快进来坐。我听砚堂说,他在西山的别院养了十几匹好马,哪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宋墨也不客气,和窦昭大大方方地进了花厅。笑道:“十一舅兄若是喜欢,我让人送你两匹温驯的母马就是了。”

    “不用,不用。”窦政昌连连摇手,“这马生来就是要在外面跑的。家里没有那么大的地方,你送给我也不过是让它们受罪,还不如想骑马的时候就去你的别院里看看。”见宋墨还要劝他,他又道。“我总不能看见什么喜欢的就全都搬回家吧?有时候欣赏也是一种乐趣!”

    宋墨笑着应“是”,心中却对窦政昌非常的欣赏。

    几个人聊着天。舅母那边已经收拾停当,叫了高升家的进来,递了她张五十两的银票:“今天我做东,请四姑爷和四姑奶奶在家里用膳。”

    “哪能让您出银子!”高升家的不敢要,舅母执意让她拿着,她只好去禀了窦昭:“舅太太让、让我们留四姑爷和您在家里用膳。”

    窦昭正心疼宋墨白忙一场,笑道:“跟舅母说,我们要吃八珍八宝。”

    高升家的见窦昭如此的好兴致,还和舅太太开着玩笑,也跟着高兴起来,笑着曲膝应喏,去了厨房。

    窦德昌就拐了拐宋墨,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悄悄地道:“看见没有?是个皮里阳秋,只进不出的。你以后可有福了,把静安寺胡同全扒拉到你们家去了。”

    宋墨哈哈地笑。

    觉得窦德昌也是个妙人。

    屋里的气氛就更好了。

    有小厮进来禀道:“宋先生和宋公子过来了,说是明天就要起程回老家,来给老爷辞行的。”

    窦政昌忙道:“快快有请!”

    窦德昌就向宋墨解释:“宋先生是七叔为四妹妹请的西席。四妹妹嫁了人,宋先生就辞了馆,原准备吃了四妹妹的喜酒就回老家的,遇到了在京都的同窗,就在京都游玩了些日子。宋公子是宋先生的族侄,父母双亡,一直照顾着宋先生的起居。”

    说话间,宋墨就看见窦政昌陪着一老一少两个青衫士从抄手游廊走了过来。

    宋墨不由问道:“宋家是读书人家吧?”

    窦德昌“嗯”了一声,道:“祖上也曾有人出宦,虽然不怎么显贵,在他们老家也称得上是书香门第了。”

    宋墨眼睛一亮,朝窦昭望去。

    而窦昭在宋墨问出那句“宋家是读书人家”的时候已是心神一震。

    这可真是典型的灯下黑啊!

    自己怎么从来就没有想到呢?

    夫妻俩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个浅浅的笑容。

    窦德昌看着却是心里一兀。

    自己的这个四妹夫和四妹妹笑得怎么看上去让人觉得有点诡异啊!

    他的念头刚刚闪过,窦昭已经站了起来,笑道:“我去找舅母说话去。”然后笑盈盈地出了花厅。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o(∩_∩)o~

    ps:求粉红票哦!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