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宋炎和赵璋如年纪都不小了,既然两家有这意思,自然是希望尽早把婚事定下来。

    宋与民给妻子回信,说等和赵家交换了庚贴之后,才能商量婚期。不过,今天可能是宋炎在宋家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在小年之前赶回衢州的。让妻子准备准备,好好地过个年。

    写着写着,他心中涌起淡淡的伤感。

    和宋与民的心情截然不同的是赵璋如。

    长辈们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赵璋如还是从自己贴身的丫鬟那里知道了自己的婚事。既然是窦昭西席先生的侄儿,又在窦家生活了好几年,赵璋如丝毫不担心宋炎的人品和相貌,她心中终于要成亲了的释然和喜悦。

    而舅母想着京都东西又好又便宜,选择的余地也大,女儿要出嫁了,不如趁着人还在京都,给赵璋如置办几件像样的嫁妆。就托了窦昭和她一起上街买东西。

    窦昭充分发挥了前世的优势,哪家的梳子好,哪家尺头品种多,一清二楚的,只要舅母想得到,她就能买得到。

    舅母不由笑道:“你这才来京都几天啊,哪里都摸熟了!”

    窦昭嘻嘻笑,天天和舅母东奔西跑的买东西,非常的快活。

    舅舅那边来了信,对这门亲事很满意,把订定之事交给了窦世横和纪氏。

    大家都很意外,窦世英则很是尴尬。

    倒是宋墨,眼头很亮,安慰窦世英道:“这定亲既然要商量聘礼又要商量婚期,少不得要从中和稀泥,哪有姑爷出面帮内侄女的道理,别人还以为我们这边急嫁女儿呢?理应如此。”

    窦世英听着精神一震。不住地点头,甚至连宋墨所说的是指嫁女儿而不是招女婿也没有注意到,只觉还是女婿好。乐得当成甩手的掌柜来,在一旁看热闹。

    这边刚刚交换了庚贴,那边窦政昌的长子七斤做满月。

    窦昭约了舅母,和跟着一起过来的赵璋如手挽着手进了垂花门。

    大家看见了赵璋如都抿着嘴笑。

    活泼开朗的赵璋如脸红得像朝霞,生怕被人打趣,再也不敢像从前那种恣意行事,只在屋里帮着韩氏抱七斤。惹得大家又是一阵笑。

    赵璋如找了个机会和窦昭说悄悄话:“我要快点成亲!等我成了亲,看她们谁再笑我。”

    窦昭捧腹大笑。

    赵璋如狠狠地掐了窦昭两下,这才摆手。

    两表姐妹牵着手去了摆酒筵的花厅。

    窦明过来了。

    穿了件真红色通袖袄,虽然好好地修饰了一番,但还是难掩其憔悴。

    六堂嫂郭氏不由关心地问:“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那天气得吐了口红之后。人就怏怏的没有精神,请了好几个大夫,也不让是开了些进补的方子让她静养。她今天来不准备来的,可魏廷珍一大早就跑去了济宁侯府,吵着闹着非要他们过来,她说自己不舒服,让魏廷瑜一个人过来都不行。还非得两人一起,为这件事,她又和魏廷珍吵了一架,要不是魏廷瑜在自己面前说好话。她才懒得来呢!

    想来这个时候魏廷瑜已经和宋墨搭上话了吧?

    她想想就觉得心里像团火在烧,回答郭氏的口气不免有些僵硬:“我没什么事!就是前几天受了风寒。”

    郭氏一向觉得窦明的脾气大,虽不以为意,但也不像看窦明的脸色。随意聊了几句,她去了窦昭那边。

    纪咏的大伯母对窦昭印象很好。见到窦昭不免有些婉惜窦昭没能嫁到纪家,因而很热情地和窦昭说着话。

    纪家是六太太的娘家,纪颂也是正三品的高官,这种场合,五太太肯定是要坐陪的,而蔡氏又是个能言善道的,诚心要巴结窦昭,大家都凑着趣说话,乍眼一看,好像大家都围着窦昭在说话。

    窦明觉得自己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怨恨地瞪着窦昭。

    窦昭没有觉察到,因为无聊而悄悄四处张望的赵璋如却注意到了,她和窦昭耳语:“窦明正瞪着你呢,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她满脸的怨气!”

    “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和她吵架了?”窦昭脸上保持着恭谦的笑容,看也没看窦明一眼,一副认真听纪咏大伯母说话的样子和赵璋如说着话,“她看见我就像急红了眼似的,我怎么知道她又发什么脾气?”却笑得更爽朗了。

    窦明看着更回生气,看窦昭的眼神像刀子似的。

    不一会,大家都发现了窦明的异样。

    知道窦氏姐妹关系的都会心一笑,装作没有看见似的。

    韩氏心中不悦。

    自从发生了姐妹易嫁之事后,就如果你信任的人背叛了你似的,她对窦明就多了几分警惕,从前窦明做来让她觉得可怜的事,此时窦明做来她都觉得是娇纵。

    她皱了皱眉,挡住了窦明的视线,道:“五姑奶奶来了!怎么不过去说话。”把窦明介绍给纪咏的伯母。

    纪咏的伯母是个不大外出应酬的,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弯弯道道,和窦明笑盈盈地说着话,窦明这才感觉好了些。

    因洗三礼丢的东西是赏给稳婆和帮着接生的,大家都丢的是银锞子,满月和百日礼送的贺礼却是给新生儿的,因而更贵重。

    酒筵上,韩氏抱了孩子给众女眷看。

    窦明送给七斤一对赤金的如意手镯。

    窦昭送除了送给七斤一套十九两的赤金的长命锁之外,还送了请大相同寺主持开了光的两件玉器,两套自己亲手做衣衫,一件大红刻丝的斗篷。

    韩氏和纪氏都没有想到窦昭如此大的手笔,连声说“太破费了”。

    窦昭就亲了亲七斤的面颊,道:“谁让我是七斤的姑姑呢!”

    大家呵呵地笑。

    窦明气得捏筷子的手指都有些发白,觉得窦昭是有意出她的丑。却没有想到窦昭是纪氏带大的,七斤是纪氏的嫡长孙。亲疏有别,窦昭的贺礼自然要比别人贵重些。

    赵璋如拉着窦昭的衣袖,低声道:“你看窦明?”

    窦昭懒得看她,也不想和她多说什么,只和赵璋如同出同进。

    宋墨看见了,就笑着问窦昭:“你就这么喜欢三表姐啊?”

    “我从小就和她玩得到一块。”窦昭说着,帮他整了整衣襟,轻声道,“你怎么跑到花厅来了。”

    宋墨被魏廷瑜烦得不行了。借口喝得有点多,窦世英忙让贴身的小厮服侍宋墨到花厅旁窦世横的小书房去歇息。

    他巴不得窦昭从此不记得有魏廷瑜这个人就好,怎么会在窦昭面前提起魏廷瑜呢?

    只说是自己喝得有点头昏。

    窦昭忙道:“那快去歇了!”

    宋墨笑着点了点头,和窦世英贴身的小厮去了小书房。

    窦昭就抽了个空去了趟厨房,吩咐灶上的婆子做碗醒酒汤送到小书房去。

    灶上的婆子们不敢怠慢。放下手中的话,立刻帮着做了碗醒酒汤送了过去。

    宋墨喝了醒酒汤,趴在小书房月洞窗上望着只能看到绰绰人影的花厅。

    好不容易等到花厅那边的酒宴散了,他找到了赵太太。

    “舅母,表姐的婚礼可决定好了在什么地方办?”他关心地问,“若是回庆阳,少说也得走上两个月。而且我算了算。明年开春舅舅就要到京都来述职,这一去一来的,也要耽搁不少时间。我看不如趁着舅舅来京都的时候,把表姐的婚事就在京都办了算了。我们也可以去热闹一番。还能帮帮忙。”又道,“听说为了寿姑,您把行香县那边的祖产都变卖了?除了江南,京都的田产、铺面都比其他地方收益大。舅舅和舅母怎么没有考虑在京都置办些产业?若是您不嫌弃。我帮您留心留心如何?到时候让宋表妹夫管着,正好磨练磨练他管理庶务的事。”

    凡是离京都二千里以上的府县。官员都是三年一进京。

    庆阳也属于此范围之列。

    宋墨的一席话说得温和又体贴,让舅母暗暗点头。只是前些前为了窦昭的事花了不少的银子,接着又嫁女儿,哪里有银子在京都置办产业?

    面对宋墨的好意,她只能推脱道:“这件事还要和他舅舅商量。”

    “你先看着,等舅舅来了再和舅舅商量也不迟。”宋墨笑道,“实际上是我有同僚家中有急事,要变卖一部分祖产,我觉得那田庄的良田多,铺子的位置也好,想让舅母捡个漏!”

    “舅母怎么好捡你的漏?”舅母只能在心里暗暗可惜,笑道,“等舅母想在京都置办产业的时候,再找你。”

    宋墨笑着应了。

    晚上回去,把件事跟窦昭讲了:“……我原想是我贴一半银子,然后舅母出一半银子,把田庄和铺子都盘下来的。也算是报答了舅舅和舅母当年对你的援手之恩。可舅母好像没银子似的。舅舅好歹当了几年的县令,几年的知储,难道这点积蓄也没有?”

    “有几个人像你啊!”窦昭一听就动了心,“看见什么都能想到银子?”她和宋墨商量,“要不,我们拿银子先盘下来,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行啊!”宋墨寻思着,若是赵家在京都有产业,赵璋如俩口子就能常住京都,以后窦昭也有了个做伴的,“不过怎么让舅母收下,就得你想办法了!我怕我出面,适得其反。”

    窦昭先应下,宋墨派了人去把田庄和铺子都盘了下来。

    可怎么跟舅母说这件事呢?

    陈曲水带着段公义等人进了京。

    ※

    姐妹们,比预期的晚了点,抱歉,抱歉!

    ps:求粉红票支援啊!

    o(∩_∩)o~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