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常护卫不由看了陶器重一眼,却见陶器重抿着嘴,眼睑低垂,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

    他在心里冷笑了数声。

    常护卫最讨厌陶器重一副装神弄鬼的样子,明明早有了主意,却非要国公爷三请四催,才仿佛泄露天机般地说上几句,偏偏国公爷吃他这一套,把他的话奉为佛音似的。

    他想了想,上前两步,低声道:“国公爷,属下有句话,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宋宜春正是六神无主之时,闻言心生不悦,想着这个时候了,你捣什么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皱着眉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常护卫心中一喜,声音又低了几分,道:“国公爷,我是粗人,别的我不知道,我就想,既然世子是那陈先生救去的,而且陈先生又是夫人在娘家时的账房,世子爷和夫人在成亲之前肯定认识。窦家不是曾经发生过姐妹易嫁之事吗?说不定就与世子有关。若是这件事传了出去……只怕济宁侯府和王家,甚至是窦家都会找世子爷算账吧?有了这件事,世子爷在众位公伯侯爷面前恐怕也要收敛几分……”他一面说,一面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宋宜春的表情。

    宋宜春面如锅底。

    他想着宋墨和窦昭成亲之后的种种,不由得心惊。

    自己生出来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怎么不知道?

    难道那逆子真如常护卫所说,在成亲之前就和窦氏认识不成?要不然,他怎么那么快就接受了窦氏?还对窦氏百般维护,为了让窦氏主持中馈,不惜屡次把自己的婚事搅黄了……那,那自己岂不是上了那逆子的当?

    念头闪过。宋宜春顿时气短胸闷。

    自己想在宋墨的婚上压制宋墨,突然就冒出了窦氏这么一个人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人……自己想早点把宋墨的婚事定下来,一切从简,世代官宦的窦家竟然毫无异议……顺利得像做梦,全如他所想。

    难道窦家早就知道宋墨干的那点事?

    否则怎么会在宋窦两家的婚事上如此的低三下四,还陪一了一抬银票给窦氏做嫁妆?

    还有陶器重。

    这桩婚事是他提起来的,调查窦氏的事也是他亲力亲为的……

    “小畜生!”他忍不住一声暴喝,目光却阴森落在了陶器重的身上,“竟然敢成亲之前就与窦氏‘私相受授’。最后还诓得我让他娶了窦氏,简单是丢尽了宋家的颜面!我要请了陆家的人过来,开祠堂,好好地审审那淫/妇!”

    下意思地,他觉得宋墨肯定不会承认。而且就算是承认了,男人风流犯了错,也不是件什么了不起的事。窦氏却不一样了,让她背个不贞节的名声,看宋墨怎么办?而陆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不是夸窦氏贤惠吗?那就把陆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都请来,让她们看看窦氏是什么货色,所以才说出了这种宋家开祠堂。却把陆家的人请来说理的话。

    常护卫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陶器重却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就算不愿意承认,可连常护卫都意识到世子和夫人的婚事有问题,此时也没办法自欺欺人了!

    自己真的,上了世子爷的当了!

    宾主十几年。国公爷的脾气他还不清楚,这时候只怕要把这帐算在自己头上了。

    如果是其他的事,国公爷还能忍,这件事。国公爷绝对不会忍,所谓的开祠堂。请了陆家老太太等人来责罚窦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到时候国公爷十之就要把这笔帐算在自己的头上。

    陶器重不由暗暗苦笑。

    自己又何尝想得到!

    在来樨香院的路上,他就隐约感觉到了。从那家馄炖馆开始,自己就已经入了别人的彀!

    但这件事的后果,他却没有办法承担。

    至少,在英国公府怒发冲冠的时候,他不能够承担!

    不然,等待他的就有可能是身败名裂,背着永远也洗刷不掉了的耻辱离开京都,有可能还因此影响到子孙的声誉……

    “国公爷!”陶器重只好轻轻地瞥了常护卫一眼,低声道,“这门婚事,三书六礼俱全,如果传出世子爷和夫人婚前就‘私相受授’的谣言,只怕窦、宋两家的名声也要受损!常护卫之言确实有礼,可国公爷您想想,事发之前,世子爷和夫人,一个在真定,一个在京都,是怎么认识?夫人一介女流,怎么就指使得动身边的护卫来求世子爷?这件事连我都不知道,”说到这里,他若有所指地语气微顿,又瞥了常护卫一眼,“夫人是怎么知道?陈先生是怎么知道的?戒备森严的偌大一个英国公府,陈先生又是怎么把世子爷救出去的?”他说完,朝着宋宜春深深地揖礼,“国公爷,您可要三思而行!世子爷刚刚迁了金吾卫同知,您就坐实了世子爷和夫人婚亲‘私相受授’之事,您让皇上怎么想?您让窦家怎么想?您让世人又怎么想?就怕世子爷一句‘造谣’,就能让您下不了台啊!”

    宋宜春一个激灵。

    他想到皇上宣他进宫,亲口告诉他宋墨升迁的事!

    那小畜生向来手段多变,想想自己上当的事,难保他连皇上也一块给唬弄了!

    正如陶器重所言,这件事传出去,吃亏的还是自己。

    说不定那小畜生正等着自己上当受骗呢?不然怎么就让常护卫发现了那个姓陈的?以宋墨的狠毒,怎么会留了姓陈的做活口……不行,自己不能再上那个小畜生的当了……这件事还得找陶器重从长计议……可陶器重到底有没有和那小畜生暗中有什么来往呢?

    他的表情阴晴不定。

    陶器重却能猜到宋宜在想什么。

    想和自己商量这件事,又怀疑自己和宋墨暗中勾结……

    他躬身,语气真挚地道:“我已是快是知天命的人了,早绝了仕途之心。这十几年来承蒙国公爷厚爱,战战兢兢,片刻也不敢大意。虽说这国公爷以后是世子爷的天下。可那时候我早已老迈,辞别京都,又与我何干?古有房杜,今有孙怀!我虽不才,不敢与先贤们媲美,却也是敢坏了士林的声誉!”

    房杜,是指唐太宗时的名臣房玄龄和杜如晦。孙怀,是指显宗皇帝时的内阁首辅——他为感显宗皇帝的知遇知恩,在显宗皇帝殡天之后。不顾新君的挽留,辞官回家,做了十年的书院山长。而且显宗皇帝也是有名的仁君。

    被陶器重比喻为贤君,宋宜春露色渐霁,声音也温和起来:“陶先生言重了。我这也是病急投医,被那小畜生给逼急了!你都不知道,皇上是怎么维护他的。有一次竟然当着东平伯说,若是那小畜生行事轻浮,让东平伯尽管去告诉皇上。唉!这哪里是在教训他,这是在压制东平伯啊!为他让能顺利地掌管五城兵马司啊!我现在,养的不是儿子。是祖宗!你说这天下做爹的,有谁像我一样……”

    陶器重长长地吁了口气,可又抑制不住地腹诽。

    这天下间也没有你这样做爹的,好生生支应门庭的儿子。却非要把他往死里整……不过,国公爷到底是为什么容不得世子爷呢?

    陶器重第一次在心底正视这个问题。

    宋宜春已在打发常护卫:“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声扬,等我和陶先生拿出个章程来了再说。你先下去吧!我有吩咐的时候会让人叫你的。”

    常护卫无法,不满地睃了看也没看他一眼的陶器重。低声应喏,退了下去。

    宋宜春很真诚地陶器重请教:“你看这件事怎么办好?难怪我就只能睁睛睛地这样忍了不成?”

    他不禁咬牙切齿。怒形于色。

    “国公爷当务之急是要查清楚窦家是否知道这件事。”陶器重知道,宋墨现在成了扎在宋宜春心中的一根刺,动一动就能让宋宜春暴跳如雷,随时失去理智的发飙,得把宋墨从这件事里拔出来,“至于世子爷和夫人在成亲之前是否认识,倒是小事——如果窦家知道这件事,他们有什么目的?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国公爷得拿个主意出来。如果窦家不知道这件事,是夫人背后有人撑腰?还是那个陈波受了谁的委托……据我所知,那个陈波和世子爷身边的严云是好友,在没有查清楚这些事之前,敌在暗,我在明,就算我们有张良计,也会吃亏的!”

    言下之意,时至今日你都不告诉你陷害宋墨的初衷,现在出了事,我怎么知道从哪里查起。

    你自己想办法吧!

    宋宜春欲言又止。

    陶器重见状,只好装作没有看见,径直道:“要不,就从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下手吧?特别是那些极受夫人器重的?如果世子爷和夫人私相受授,是瞒不过这些人的。”

    “先生所言极是。”宋宜春精神一个振,寻思起该从什么地方着手,找谁来办这件事好。

    陶器重却在想自己在真定的遭遇。

    能把云南巡抚王又省的亲家的嫡亲孙子打得下不得床,最后倾家荡产地赔银子了事,窦氏却毫发无伤……这岂是一般的女子能做得到的。

    当初救世子爷的人,应该就是窦氏了!

    世子爷对窦氏的尊重,也就解释得通了。

    他在国公爷身边十几年也不知道国公爷为何要这样对待世子爷,甚至连世子爷也没有想到国公爷会对自己,窦氏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怪她有未卦先知的事不成?

    既然她知道了,世子爷也应该知道了吧?

    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陶器重觉得头痛万分。

    不找到国公爷容不下世子爷的症结,这件事始终没有办法解释,不要说想办法打压世子爷了!

    ※

    姐妹兄弟们,送上8月18日的更新!

    o(∩_∩)o~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