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窦昭仔细地想了想,道:“还真没有。”

    宋墨有些傻眼。

    窦昭笑容温柔,轻声道:“我好时候和崔姨奶奶住在庄子上,我是丧母的长女,崔姨奶奶又是姨娘出身,生怕我被别人笑话,所以女红针黹上对我特别的严……”

    宋墨很是困惑。

    他得到的消息,是崔姨奶奶和窦昭在一起生活,怎么窦昭反说她跟着崔姨奶奶在田庄里生活?

    宋墨想到那几大箱子账册。

    窦家就是算是再富有,岳父就算是没有儿子,窦家也不可把这么多的产业记在窦昭的名下。

    当年王又省的女儿进门,恐怕不仅仅是妾室扶正这么简单的吧?

    那时候窦昭应该只有两、三岁,是谁在照顾她?

    这些年,她又是怎么过来的?

    宋墨望着窦昭浅浅微笑里流露出来的些许苦涩,心里非常的后悔。

    他在窦昭的事上太过爱惜羽毛,以至于要做那谦逊君子,对窦昭的事全都一知半解的,还说错了话,提起她的伤心事来……

    “寿姑,”宋墨贴着窦昭的脸,“我们家针线上有婆子,你要做什么,吩咐她们就是了。要是她们的针线你不如意,我就找几个宫里针线局里出来的到家里来做活,你以后别做针线了,对眼睛不好。”然后想到窦昭的针线都是为自己做的,又道,“我的衣裳多得是,穿也穿不完。等过几天我交了差事,就陪你去西山赏雪去。”

    他所说的差事,是指督促五城兵马司的人缉拿英国公府走水的盗贼。

    柔情如水般荡漾在窦昭的心里。

    宋墨这是在心疼她吧?

    前一世,济宁侯府里里外外都是她,她去哪里都丢不开手。成亲后唯一一次离开京都,是妥娘病逝,她去奔丧。就是在那样天崩地裂般的伤心欲绝的情况下,她还得带着茵姐儿出行……也就是那个时候,她逢到了宋墨。

    那样个清冷的人,骨子里全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现在却在她的怀里,因为怜惜她,连不让她做针线这样不求妇工的话也说了出来。

    窦昭不由紧了紧的手臂。好像这样,她就能温暖宋墨的冷漠一般。

    她从前不想嫁人,还有个羞于细想的原因。

    一女不嫁二夫。

    可上一世的记忆还残留在她的脑海里。

    她虽然不想再和魏廷瑜做夫妻,却不能否定她曾经做过魏廷瑜的妻子,她又怎能毫无芥蒂地和别的男子一起生活能?

    和宋墨在一起的时候。她是很矛盾。

    理智告诉她应该忘记过去,可情感上却又很难控制地感觉到羞赧。

    特别是宋墨对她的身体表现出特别的迷恋时,那种感觉犹为强烈。

    前世,她不以为然。

    这一世,这一刻,却突然有些庆幸。

    如果宋墨喜欢,她为什么要矫情?

    就算是她上一世是魏廷瑜的妻子又怎样?

    这一世。心疼她的人是宋墨?宠溺她的是宋墨?让她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是掌中珠的人是宋墨?

    宋墨喜欢,她又何乐而不为!

    “砚堂!”窦昭咬着宋墨的耳朵,任唇齿间的气息热气腾腾地打在他的脖子边,“那我们说好了。若是下了雪,你要带我去西山看雪,你可不能食言……”

    窦昭第一次这样和他说话。

    娇娆的像个花精。

    宋墨哪里还打持得住,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上。身体的亢奋直指她的花蕊。

    如果是往日,窦昭十之八、九会红着脸推搡着着他。羞恼地说着“别这样”,可这一次,窦昭不仅没有推开他,反而抬起修长的大腿,软若无骨地缠上了他……他立刻感觉到了她的湿濡和火热……他还知道,前面让他窒息的密实和紧致……

    刚才还让他别闹,转眼间却缠上了他。

    “寿姑!”虽然不知道窦昭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可宋墨从来不会和自己的好运气作对,他纵身跃入那灼热的花海中……

    太用力。

    窦昭觉得有些痛。

    但她还是放开了怀抱,容纳着他的放纵。

    “寿姑!寿姑!”宋墨身体火热,她能感受到他的激动。

    窦昭喜欢这样的宋墨。

    热情,恣意,肆无忌惮。

    她的身体跟着燃烧起来……她在他怀里喘息、挣扎。

    宋墨正是心醉之时,但还是支了身子,低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窦昭轻轻地喘着,一翻身,将全身放松的宋墨压在了身上,“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吗?”她笑望着他,春水般的眸子波光盈盈,骑在他的身上缓缓地摆动着纤细的腰肢,展现着她如山川般秀美玲珑的曲线……

    宋墨倒吸了口冷气。

    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坠入了仙境。

    “你这妖精!”他不耐烦地坐了起来,扶着她的腰肢,大力地套弄起来。

    窦昭这下子知道什么叫玩火了。

    她不由抓了他的肩膀,脸色也有些发白。

    一直观察着她表情的宋墨立刻慢了下来,温声问她:“不舒服?”

    窦昭“嗯”了一声,依在了他的肩头……身体渐渐又热了起来……宋墨忍不住又轻狂起来……窦昭身子一紧……宋墨只好又慢下来……如此往复几次,还是宋墨服侍着窦昭……

    宋墨忍不住笑:“真是娇气!”

    窦昭恼羞成怒。

    宋墨忙哄着她:“我知道,你是想让我高兴。”然后密密地吻她。

    窦昭把脸躲在他的脖边,扑哧地笑,又含着他的耳垂妩媚地问他:“那你高兴不高兴?”

    那潋滟风情,让宋墨心里砰砰乱跳。

    窦昭就揽了他的脖子,仰着头问他:“那我给你生个女儿可好?”

    雪白酥胸上的一抹桃红就这样映入他的眼帘。

    窦昭咯咯地笑。

    宋墨回过神来,又好气又好笑地“啪”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顺势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窦昭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的肿胀……还有他在她身体里掀起的狂风雷雨……从前种仿若风吹散去……

    从今以后,她是宋墨的妻子!

    她要为宋墨生儿育女,她会和宋墨一起教养儿女,她会做一个好母亲,一个好妻子……

    窦昭紧紧地抱住了宋墨,不再压抑自己感受,随着他吟\呻着……

    ※※※※※

    昨夜的一场冬雨,打落了枝头最后的几片叶子。让院子里一片狼藉。

    陈嘉站在庑廊下,任清晨的冷风吹在自己的脸上。

    他问垂手恭立在他面前的虎子:“你真的没有听错?”

    虎子有些委屈:“陈大哥,我真的没有听说!这个事真定的人都知道,庞家的少爷到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因为这个。到现在还没有成亲。据说他们家的聘礼都开以了五百两银子。”

    陈嘉听着一乐,道:“不如我们做了这买卖如此?买个扬州瘦马,然后当成清白人家的姑娘嫁了过去,赚了那五百两银子……”

    “陈大哥,您别开玩笑了!”虎子嚷道,“庞家可和王家是姻亲!”

    陈嘉却突然沉默下来。

    世子爷知不知道他娶了如此一个悍妇呢?

    他吩咐虎子:“你再去趟真定,想办法打听清楚。英国公府有没有人去过真定?”

    如果有人去过,世子爷肯定知道自己娶了个怎样的妻子……他还能对窦氏如此的看重,可见窦氏是如何的厉害了!

    ※※※※※

    颐志堂内,窦三爷窦秀昌则坐在临窗的大炕上。透过镶着玻璃的窗户朝外望。

    他们来京都的第二天,英国公世子就和窦昭去了槐树胡同,窦世枢还特意请了一天的假在家里作陪,窦昭也没有客气。让他们隔天来英国公府对账,窦世枢没有拒绝……这让窦秀昌不禁暗暗猜测窦昭和槐树胡同的关系。

    赵良璧走了过来。指了其中的一项支出笑道:“三爷,这笔款子注明是没有收回来的,之后就没有了下,您还记得不?会不会是和其他的账记到一起去了。”

    窦秀昌抬头。

    花厅东边由钟秉祥领着七、八个颐志堂账房的好手打着算盘,在核对账目,并没有谁多看他们一眼。可窦秀昌愿意打赌,这些人的耳朵只怕全都支着,就等着他交待这笔款子的走向了。

    窦秀昌下了炕,从箱子里翻出一写着大红“廿廿”的账册,翻到其中一页,道:“这笔款子四妹妹发话,给免了。”他指着签了窦昭的名字,盖了窦昭印章的纸角给赵良璧看。

    赵良璧笑着应了一声,在账册上做了个印记,回了花厅的东边。

    算盘声更密集了。

    窦秀昌长叹了口气。

    对账,如同撕了最后一块遮羞布,让人兵刃相见。

    三叔父恐怕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所以端着长辈的架子把自己推到了英国公府的吧!

    他重新在炕上坐下,悠闲地喝着茶。

    ※※※※※

    宋宜春却有些坐不住了。

    窦秀昌是晚辈,又是窦昭娘家的人,来英国公府,于情于理都应该给宋宜春问个案。

    宋宜春倒是把长辈的款摆得十足,和窦秀昌说了几句话,就直接问窦秀昌来干什么。

    关于这件事,窦家早就商量好了。

    窦秀昌不紧不慢地道:“我七叔父心疼四妹妹,决定给四妹妹再添些陪嫁。我受了七叔父之托,把陪嫁交给四妹妹。”

    这就是没有儿子的下场!

    宋宜春当时在心里冷笑了几声,说了堆客气的话,端茶送了茶。

    可没想到这都过去五、六天了,账目还没有交接清楚。

    他也派人去打听。回来的人都说,七、八个人在花厅里打算账,忙得连口水都没功夫喝,真的是在对账。

    是什么账,要对这么长的时候。

    就是英国公府,也不过对了五、六天的账。

    宋宜春叫了曾五来:“你去打听打听,窦家到底给夫人添了多少嫁妆?怎么到现在也没有交接清楚?”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内容不太方便在单位写,嗯,所以推迟了很多……~~~~(>_<)~~~~

    ps:错字什么的,要明天才能捉,大家先将就一下。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