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纪氏没有搭腔。

    她想到了纪咏。

    前些日子,纪老太爷为纪咏相了门亲事,还没等到两家相看,女方就变了卦,还让人带信给纪老太爷,说什么我们家的姑娘又不是嫁不出去,犯不着上赶子地倒贴,任纪家的人怎么寻问、解释,对方也不搭理,实在是问急了,丢了句“有什么事,问你们家纪探花去”,亲事没成,反成了仇家。

    纪老太爷气不打一出来,喊了纪咏过去质问。

    纪咏供认不讳,并道:“我要找个合自己心意的妻子,你们若是这样乱点鸳鸯,我还有手段等着。别弄得到时候朋友都变了仇人就好!”

    一席话气得纪老太爷倒仰。

    纪父则是好话说了一箩筐题。

    纪咏依旧不改初衷。

    纪母没有办法,纪氏回娘家拜年的时候拉着她抱怨,让她去劝劝纪咏。

    纪咏在纪氏面前收敛了几分,可说出来的话一样让人跳脚:“这件事你们谁也别管,我想成亲的时候自然会成亲。曾祖父曾经答应过我,只要我考上了进士,他就不管我的事。现在我不仅考上了进士,还在老老实实地在翰林院供职,他若是想食言,我也也不会遵守承诺。我母亲既然请了姑母出面说项,还请姑母把我的话一字不差地告诉老太爷。”

    纪老太爷闻言黯然。

    和纪氏说着体己话:“你说,见明是不是还惦记着你们家四姑娘?”

    一边是婆家,一边是娘家,这种话纪氏怎么好回答。

    “应该不会吧?”她和着稀泥,“见明的性子您还不了解,若他心里还有寿姑,只怕早就想着怎样拆散别人了。怎么会这么安静?”

    纪老太爷想了想,叹道:“你说得有道理,他还真就是这个性子。”

    纪氏就劝道:“有些男人知事的早,有些男人知事的晚,见明如今已是两榜进士,您还怕他找不到个好妻子,这件事我您也不用担心,也许翻过年他的红鸾星就动了呢!”

    纪老太爷点头,道:“他是个按着不喝水的,这件事先放一放也好。”遂不再管纪咏的婚事。

    可纪氏有件事没敢跟任何一个人说。

    她回家的时候。纪咏来送她,曾问她:“宋墨待寿姑可好?”

    纪氏当时觉得自己魂飞魄散,并点就上前捂了纪咏的嘴。匆匆说了句“他们过得很好,寿姑马上要做母亲了,你要是不相,尽可去打听”,就急急地上了马车。

    难道纪咏真的惦记上寿姑了?

    如果真是这样。可就难办了?

    要不要跟窦昭说一声呢?

    可若是跟窦昭说了,窦昭会不会有心时负担呢?

    纪氏觉得左也难,右也难,整个晚上恍恍惚惚的,看了什么灯,吃了些什么小食。都记得不太清楚了,倒是回到家里,看到韩氏从衣袖里拿出小油包来打开。捻了什么吃食往儿子嘴里塞。小俩口那甜甜蜜蜜的样子,羡煞了旁人。

    她不由又想起小儿子来。

    纪令则现在已经不接受儿子送去的任何东西了……希望儿子能迷途知返就好。

    说起来,儿子身上也有纪家的一半血脉。

    怎么纪家的人循规蹈矩,到了这一代,出了个纪咏不说。还出了个窦德昌。

    纪氏无奈地摇头。

    到了正月十八,她去送赵太太母女——过了正月十七。收了花灯,年过就完了,舅母和赵璋如也要搬去玉桥胡同了,她素来和赵太太交好,于情于理都要去送送赵太太。何况纪家就在玉桥胡同住,她正好把赵太太引见给自己的大嫂。远亲不如近邻,赵氏母女住在那里,有什么事,可以让纪家搭把手。

    没想到还有比她早的。

    她到的时候,五太太婆媳和窦昭都到了。

    纪氏见窦昭穿着件大红色镶着玄色貂毛的皮袄,映衬着她肤光胜雪,雍容明艳,不禁上前拉了她的手,笑道:“你这怀了孩子,倒更漂亮了。”

    窦昭就笑着对赵璋如道:“做长辈都喜欢看女人面如满月,富态,有福气,六伯母这是说我长胖了。”

    众人大笑。

    纪氏道:“长胖了有什么不好?万事顺心顺意才能长得胖。”又拧了拧窦昭的面颊,嗔道:“竟然敢编排起六伯母来!”

    窦昭跑到赵璋如身边,揽了她的肩直笑。

    那笑容,爽朗大方,明媚照人,如五月的好天气。

    纪氏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开朗的窦昭。

    她心情有些复杂。

    决定改天再引荐大嫂和赵太太认识。

    ※※※※※

    宋墨在玉桥胡同的宅子虽然不大,但贵在精致。

    门前是棵百年的香樟树,进门石青色的福字影壁,墙角的一丛竹子比屋檐还高,清一水的黑漆家具,因岁月的流留显得润泽光洁,中堂上挂得更是一幅价值千金的前朝水墨大师赵炎风雪夜归人。

    就连讲究吃穿用度的六伯母也忍不住赞了一声好。

    舅母则有些不安,道:“没想到这宅子这么齐整,给我们办酒宴,就怕把这宅子糟蹋了。”

    赵璋如将在这里举行婚礼。

    窦昭笑道:“宅子再好,若是没人欣赏,如同锦衣夜行。你就放心的用好了,正好让它敞敞气。”

    众人听了又一阵笑。

    宅子的管家嬷嬷忙带了丫鬟、婆子上前拜见。

    舅母见宋墨连宅子巡夜的粗使婆子都配齐了,不由得十分感激。

    而那管事的嬷嬷先前就得了嘱咐,说在这里暂时的是夫人的舅舅舅母,让她好生服侍,此时又见窦昭亲自送了赵家太太过来,知道是至亲,并不是那上门打秋风的亲戚,越发小心谨慎,不敢马虎。亲自下厨做了两个拿手的好菜招待窦昭等人。而窦昭等把舅母送到玉桥胡同,已到了快晌午的时候,既然管事的嬷嬷准备了饭菜,也不客气,就留在宅子里用了午膳。

    不过是寻常的几道家常菜,却做得十分可口。

    纪氏和五太太都不住地夸宋墨细心。

    窦昭抿了嘴笑,决定回去后好好地奖赏奖赏宋墨。

    因舅母还在收拾箱笼,她们略坐了一会就准备起身告辞,却有小厮跑了进来,道:“锦衣卫镇抚司的陈大人听说夫人在这里。想进来给夫人请个安。”

    窦昭这才想起来,陈嘉就住在这里。

    还有纪咏,也住玉桥胡同。

    这熟人都扎了堆了。

    不知道纪咏现在怎样了?

    有没有规规矩矩地在翰林院当差?

    他可不是那种随着年长就变得稳沉的人!

    窦昭笑着对那小厮道:“我这就回府了。你去跟陈大人说一声。我还陪着几位长辈,不方便见他。我舅母住在这里,他若有心,还请帮着照拂一二。”

    小厮应声而去。

    蔡氏啧啧道:“四姑爷可真是厉害,连锦衣卫镇抚司的人听说四姑奶奶在这里。都要进来问个安!”

    五太太皱眉,不喜蔡氏这样直白的势利。

    郭氏忙出来打圆场,笑道:“这下四姑奶奶该放心了吧?连舅太太的护卫都找好了。”

    五太太呵呵地笑。

    郭氏就道:“表小姐马上就要成亲了,明天我过来帮舅太太跑跑腿吧?”

    五太太和蔡氏俱是一愣。

    郭氏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怎么突然间变得喜欢应酬起来。

    舅母自然乐得身边有个对京都熟悉的人帮忙,迭声应“好”。

    窦昭则若有所思地看了郭氏一眼。随着众人一起由舅母送至了垂花门,回了英国公府胡同。

    宋墨正和严先生在书房里说话。

    窦昭奇道:“今天世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甘露摇头。

    正巧素心过府来看她。

    她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欢欢喜喜地迎了素心进来。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变化?”窦昭拉着素心手仔细地打量着她。

    乌黑的青丝绾成了妇人的圆髻,戴了朵鹅黄丁香花和紫色的紫荆花绢花,穿了件靓蓝色的素面妆花褙子,耳朵上坠了个掐丝灯笼的金环,清丽中透着几分端庄。

    窦昭不住地点头。道:“像个管家娘子的样子了!”

    素心红了脸。

    素绢带了若朱进来,看见素心。少不得又是一番惊喜,之后才请窦昭示下:“绸缎铺子的掌柜把今年夏裳的料子带了过来,是依了往年的规矩每人一套靓蓝色焦布的褙子,还是换成其他的颜色?”

    府里有二三百仆妇,都是春天做夏裳,夏天做冬裳。

    窦昭笑道:“依往年的惯例好了。”

    素绢笑着曲膝要退下去。

    素心却对窦昭道:“夫人,我记得您嫁过来的时候,有十几匹上好的素绫。这衣料不比其他,时间放长了,会坏的,我看您不如拿几匹出来赏人,也免得这些素绫都坏在了库房里。”

    她话音一落,就深深地后悔起来。

    自己如今已不是夫人贴身的大丫鬟了,这些事也轮不到自己插手,自己却积习难改,又当起夫人的家来。

    窦昭一直把素心当成自己的人,倒没有想那么多,感慨道:“还是你细心,我都不记得我库里有些什么了!”

    那我依旧回来服侍您吧!

    话到了嘴边,素心又忙咽了下去。

    各府有各府的规矩,嫁出去的婢女有自己的小家要顾,不可能全天服侍东家,断然没有再回来当差的道理。

    她想了想,道:“夫人,您贴身的婢女找好了没有?要不让素兰过些日子再出嫁好了。您身边没有个得力的人,我想就算是素兰嫁了人,也会不安生的。”

    ※

    推荐一个文o(n_n)o~

    《妻情六欲》作者:不要扫雪

    简介:夫有夫有美妾成群,妻有七情六欲。成为安阳侯府的大少夫人,被婆家暗算、受娘家操控,这样的现状她不接受。 踢渣夫、破阴谋,博未来!身在局中,那便一路直上做那下棋之人,让那些妄想摆布她的人不得善终!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