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依着规矩,这人死后那是要在家中停灵三天之后才能够下葬,这下葬的时辰还是得请人合着生辰八字算上一算及时才能够下葬。╔ 宠妻,骁爷的神秘新娘╗  这规矩也算是古往今来的都有的,大户人家之中更是讲究无比,还要请人来做水陆道场,和尚尼姑请上许多人,但如今的安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别说是请人来做水陆道场了,就连办一场风光大葬都是已经拿不出那些个银子来了。

    安青云真的将苏氏给弄到了妓院之中去,不,要说是安青云将苏氏弄到妓院里头这样的说辞也不算正确,在苏氏落马段氏死亡之后,府上基本上也可算是已经没有什么掌舵之人了,安青云头一个想的就是将莫氏和安晋琪两人给迎接了回来,素问那些个话说的的确是难听了一些,但也确实是说进了安青云的心坎里头去的,在晓得苏氏所做下那些个事情之后,安青云这才知道自己当年是真的做错了,他也想着要好好地补偿素问一番,却又想着只要是能够将素问劝进府中来,只要自己能够好好地待她,她受了感动早晚也是会认自己做了父亲的,到时候也一定是会为自己诊治的,还能够帮着自己回到最初的时候那样,让他成为以前的那个安青云,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的废物。

    但在素问前脚出门,段氏就已经受了这刺激中风复发而死在当场的时候,安青云是越发地想着让素问他们回来了,因为现在的安家,真的是一个空壳子了。安青云看到素问手上所拿捏着的那些个契约书,那些个房契地契田契商铺那是这么多年来自己还有祖上所积累下来的财富,安青云甚至是不用派人去库房查看都知道如今的库房,曾经摆着无数宝贝的库房如今基本上除却那些个陛下赏赐下来的根本就不能发卖的东西外早就已经空空荡荡的了。而这些个东西如今已经全部都在素问的手上,安青云甚至清楚地知道此时此刻的安家甚至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摆不起了,这些个都是因为他这么多年来所一直信赖着的女人所带给他的下场。

    安青云派了府上的管家安福给自己弄了一个木质的轮椅,推着去了素问的浮云小筑,他想要将她们几人给迎了回来,但这浮云小筑前头的商铺紧闭着,不管他怎么敲门都是没有人答应的,这避而不见的意思很明显。

    安青云委实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他一直都觉得莫氏那个人是个面的,是个柿子,随着自己想要怎么做就能够怎么的做的,这以前的时候是那样的,他怎不知道莫氏这人也是中意他的,只是那个时候自己的心中只有苏氏一人哪里是将旁人放在眼中过的,所以也没怎么正眼瞧过莫氏,甚至还帮着苏氏在有些时候刻意刁难着莫氏,那个时候莫氏也不过就是苦涩地朝着他笑着,然后也不为自己辩解什么,默默地转过身离开,但她到底还是在自己的身边的。他每一次都是这样想着,不管自己再怎么样对待着莫氏,她还是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的,她是自己的妻子,他给予她妻子这样无上的荣光,那就代表着她一定是要忠诚自己一辈子的。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有一天,等到他转身的时候,那个曾经一直就在自己身后的女人也转过了身,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安青云在日头下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人来为他开门,这才由着府上的下人推着自己离开回到安家。

    段氏一死,这府上原本应该是要开始准备起来的,白色的灯笼还有灵堂都要开始布置起来,还要去寿材店里头去买一些个香烛火纸一类用来祭拜的东西,身为亲人这身上也要换下那些个光洁的衣衫换上素色的,披麻戴孝。

    段氏的寿衣倒是早两年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是老人的规矩,这过了六十之后就得准备着那些个寿衣了,倒不是触霉头,而算是冲喜的一种,平日里头的时候都是要放在箱子底下的,每年的时间都要挑一个日头好的黄道吉日拿出来洗洗晾晒一回再收回去,这也算是给老人去去病气死气,希望能够长命百岁。╔ 滨州书院╗但这一次段氏中风的急,府上的丫鬟婆子也没有想到这么多的事情,而段氏又去的急,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段氏已经咽气之后,隔了好一会这才想到要去找出那寿衣来。

    这寿衣压在箱子里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年洗晒寿衣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这寿衣压在香樟木的箱子底下不免地也就沾染上了香樟木的味道,可一时之间寻人去赶制出一件新的寿衣也已经是有些来不及了,丫鬟婆子手忙脚乱地给段氏给换上了,又从仓库之中寻了有些个白布,马马虎虎地备下了灵堂,但府上的也没有多少的白布,所以看起来这灵堂看着是有多寒碜就有多寒碜。

    安青云回来的时候,就瞧见那寒碜的比那些个平常老百姓好不到哪里去的灵堂心中就已经有些气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安家养着你们全都是废物的么,怎就布置出了这样的灵堂来,你们这是想要反了天去不成?!”

    身上已经换上一身孝服的周姨娘上前了几步,从丫鬟的手上拿过了那些个孝服,给安青云一边穿着一边柔声地道:“老爷,您别气,如今安家这情况你也不是不晓得的。苏氏将府上的财物卷了个干干净净的,陛下赏赐下的东西咱们又不能去碰。也是妾身没有什么用处,已经叫房里头的丫鬟将老爷以前给了妾身的那些个首饰拿去当了,当得的钱也只够给老夫人置办下一口柳木棺材来了。”

    安青云听到周姨娘的那些个话,他像是一下子泄了气似的瘫软在哪里,周姨娘这些个话那是从侧面在告诉着他,如今的安家已经是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已经置办不起了,已经彻头彻尾地成了一个破落人家。安青云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看着站在灵堂上的众人,还有外头那站着的丫鬟婆子,她们的眼神之中都透露着一个讯息,是怕安家真的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要揭不开锅了。

    这真是有些荒唐的!安青云哪里能够想象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是会落入到这样的地步,这些事情竟然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安家的身上!安青云这一想,忍不住是悲从中来,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地哭了起来,他推着轮椅,到了段氏的棺木前,他伏趴在棺木上,本是想看看段氏却也因为着他无法站起身来,他的手触碰着那棺木。

    柳木的棺材那是最低下的棺木,好人家哪里会是选择用这样的棺木来安葬自己的亲人的。就算没有金丝楠木,至少也要用上檀木梨花木一类的,现在却是用了柳木。

    安青云哭着,一口一声地道着:“娘啊,做儿子的对不住你!”

    周姨娘看着安青云哭的那样的伤心,旁人见安青云这样一哭,也跟着低低地哭了起来,周姨娘也摸了摸眼角的泪眼,她看着哭得分外伤心的孙姨娘,她知道,如今孙姨娘也好,那些个丫鬟婆子也好,这哭的不是已经丧命的段氏而是自己,自己未来的日子,就连她自己也是一样的,哭的都是自己,因为她们心中都清楚无比,这未来在安家的日子那是真心不会好过的,绝对是回不到当初那穿金戴银的时候了。

    她偷偷地去过库房,看到那空落落的库房她也没有想到苏氏竟然真的那么做的出来的,真的是将安家几乎给搬空了,周姨娘在心中也已经有些疑惑,这样的安家,还能够给予她怎么样的日子,她是不是还要在安家度过余下的日子的。╔ 天师在上:妖尊夫君别乱来╗但这想了又想之后,周姨娘觉得自己已经在安家这么久了,她早就已经不复年轻了,就算离了安家也不能再过上更好的日子,这人啊,一旦过了好的日子想要再回到那些个平常的日子基本已经是做不到了,吃过山珍海味的人又怎么能够再去将就咸菜白粥,周姨娘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倒不如是在安家再拼上一把,熬过这一段困苦的日子再说。

    安家的确是没有了什么财富,但是安青云这命不算差的,有个会赚钱的女儿!周姨娘也已经是把主意打到了素问的身上,想着素问现在不认,但安青云和莫氏之间到底还是夫妻,安青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没有写下那一纸休书把莫氏给休离了,把安晋琪给赶出了府上去,现在莫氏和安晋琪不过就是在浮云小筑暂住而已,可还是安家的人,只要有莫氏和安晋琪在,素问早完还是要回到安家,养着安家这一大家子人的。

    周姨娘看着安青云那般沮丧的模样,她的眼神落到了站在一旁分外安静的安卿玉的身上,忍不住想到了苏氏。

    刚刚在安青云喊出要将苏氏送到妓院的时候,周姨娘很快地就让人将苏氏给扣押住了,她早就已经对苏氏这人积怨已深了,如今好不容易等到苏氏彻底在安家失势,她怎么能够错过这样的机会,二话不说地就下令将苏氏给扣押住了,寻了牙婆子将苏氏给发卖到了最下等的妓院里头。妾侍不同于妻子,律法上也说明了妾可同买卖,这本就不是什么违背法令的事情,苏氏被带走的时候,周姨娘给苏氏的嘴里头塞了布条,免得苏氏也跟着那杨妈妈和慈安的路子跟着一并咬舌自尽了,要是那样子,那就太便宜了苏氏了。

    那牙婆子来后门口接人的时候瞧见苏氏,这也是惊奇不已的,她们这些个当牙婆子的最是精明这消息也最灵通,谁家要人谁家要发卖丫鬟奴婢的,牙婆子都是清清楚楚的,她也见过苏氏几回,当初苏氏还在安家当家的时候也从她的手上买过好几个的丫鬟,这哪里是不知道的,但如今看到安家要发卖的人是苏氏的时候,牙婆子何等的精明,也是晓得这种事情不是自己应该问的。

    只是一听到要将苏氏卖到妓院力里头去的时候,牙婆子也是有些不镇定了,她有些为难地看着周姨娘道:“夫人,这不是我说,就算是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卖到妓院里头去,即便是处子最高也就不过是几十两的银子而已。可如今您这要发卖的是个妇人,又是一把年纪的妇人,这窑子里头谁是肯要的呀,这客人也没有那么重的口味不是?”

    不是牙婆子要说这些个话,苏氏就算是这些年保养的再好,但到底已经是上了四十岁这个年纪的人了,即便是还有些风韵犹存的,这窑子里头多的是年轻貌美腰肢软的丫鬟,这样年纪的女人也就在窑子里头当个妈妈又或者是在院子里头扫地洗碗的活计了,但看周姨娘的意思,却还是要苏氏接客的,就算是苏氏肯,那些个流连在欢场上的男人们也是不肯的,谁愿意花银子去上一个半老徐娘啊,再说苏氏这样的年纪,也做不得几年的,哪家的窑子里头肯要人的。

    “又不是叫你卖她到什么正经的欢场里头去,这上九流的窑子里头不收人的,但这下九流的窑子里头总是要人的吧,反正这人我是给你了,你这卖出去一两银子也好一个铜板也好,我都不同你要!”周姨娘看着被下人们丢上牙婆马车的苏氏,苏氏的脸上满满都是惊恐,但这嘴巴里头却是因为塞了布条的关系半点也说不出口,只能是在那边惊恐地流着眼泪,周姨娘的心中一阵的快意,想着苏氏这样的人也是会有今天这样的报应的,一想到自己这些年在苏氏的底下苟延残喘卑躬屈膝的日子,周姨娘就觉得特别的解恨。╔ 风流小农民╗周姨娘褪下自己手上的一个金镯子,塞到了牙婆的手上,“那些个下九流的窑子总是会要的吧?”

    牙婆拿着手上这金镯子,轻轻地颠了颠,也知道这镯子应该有二两重左右。她想了想,这下九流的窑子自然是要人的,那些个最差劲的窑子里头多半都是接那些个没多少钱的人,往往几个铜板就能够接一次客,只是这种地方一般进去了,要么就是死在哪里,要么就是烂在哪里的,看来周姨娘对苏氏的恨意那真是……牙婆在心中笑了一声,自己既然是收下了周姨娘的镯子,自然是晓得要怎么做的,她点了点头。

    牙婆朝着周姨娘行了一个礼,便是要爬上车子赶着车子走的,但周姨娘却还是站到了牙婆的面前,她这脸上带着笑意,但话语之中却是冰冷无比,她道:“苏姨娘这性子忠烈的很,只怕将她卖到那种地方她是不肯的啊……”

    周姨娘的声音幽幽的,牙婆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的黄牙,她道:“这进了那种地方,就算是个贞洁烈女,这早晚也是要成为**荡妇的,窑子里头有的是手段对付这些个忠烈的女人,姨娘尽管放心好了!”

    周姨娘笑了一笑,看着牙婆爬上马车然后驾车走了,她哪里不知道那种地方多的是手段,不老实的那就先用皮鞭抽到老实,再不老实的,那就喂两颗药丸,保证是踏踏实实的了。

    周姨娘看着安卿玉的时候忍不住就想起了这么一段,苏氏只怕现在已经送到那下九流的地方去了,安卿玉虽是比苏氏要美艳上不知道多少,但是多少还是有些苏氏的影子在的,那细长的像是远山一般的眉眼,还有那一双眼睛。周姨娘看着站在角落努力不让众人看到自己,这脸上的神情一派的悲戚做出那种孝顺孙儿模样的女人。她觉得是越发地同苏氏相像的,一样的那么的虚假。之前段氏中风的时候,她不闻不问,现在倒是在这里哭了,也不知道是要哭给谁看的。

    这些年,苏氏在府上作威作福,安卿玉作为苏氏和段氏最疼爱的孩子,那几乎也是仰着眼珠子用眼白看人的,哪里是把人当做人来看过的。一想到这一点,周姨娘就觉得心中有些气愤,如今安卿玉的身边已经没有半个靠山了,她就不相信,安卿玉还能够在这府上过的下去,还真能够把自己当做还是以前的那个大小姐来着。这般想着,周姨娘抹着眼泪对着那摸着棺木哭的分外伤心的安青云道:“老爷,老夫人辛劳了一辈子,老夫人生前是何等的人物,如今却是这般地走了,只怕老夫人的心中也是难安的。咱们还是要想着法子大肆操办一下的。说句不中听的话,就算是要砸锅卖铁的,咱们也是要好好办的,我已经叫人通知了本家旁支的人,一会许是可能有人来的,要是这有人来了瞧见这样,不免是叫外头的人给看了笑话!”

    安青云听着周姨娘的话,心中也是认同的,母亲生前最看重的就是安家的颜面,他自己也是亦然的,但现在这灵堂是这样的简陋实在是不像话,就算自己是饿死了也应该叫母亲一路好走才对。安青云哽咽着道:“如今还能有什么法子!”安青云也不知道现在还能够怎么办的,是要将安家这个宅子卖了不成,就算他现在想要将这个宅子给卖了,只怕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找到买主,而且这卖了之后,他们这一大家子是要住到哪里去的?难不成真的要露宿街头不成?!

    安青云心中矛盾至极,也难受至极。

    周姨娘这么多年来也已经摸透了安青云的心思,知道这人最好的就是面子问题,现在段氏这丧事办得这样的简陋,安青云的心中是很不甘愿的,这男人刚刚还去寻了安晋意和莫氏,说白了还是不死心地想着去找素问,想着能够将属于安家的财产拿回来不是。╔ 总裁私宠缠绵妻╗

    周姨娘听到安青云这样问她,心中已经有几分的底了,她道:“如今陛下赐下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动的,妾身这么多年来也没有积累下多少的东西来,所当的也不过就是换来这薄薄的一口棺材和一点点的东西。容妾身说些不中听的话,大小姐这么多年来是备受宠爱,手上只怕是有着不少的珍宝,若是能够拿出一两样的东西来解救这燃眉之急,那也是好的。之后这说出来,妾身又是怕旁人说自己妒忌大小姐,打着大小姐东西的主意了。”

    安青云眼下是对于苏氏痛恨无比,又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养大的竟然旁人的子嗣,这样的屈辱早就已经让安青云心中愤怒无比了,他躺在床上到现在,自己一直疼爱的女儿却从来都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以前的时候如果说是爱屋及乌,那么现在安青云可以说是恨屋及乌了,一听到安卿玉的时候,他的胸膛之中满满的都是恨意,恨得咬牙切齿的。

    安青云抬起眼睛,在这灵堂之中巡视了一圈,终于是看到了安卿玉的身影,他看着安卿玉的模样是充满着怒火,像是要一口将她给吞了下去一样,安卿玉在泪眼朦胧之中看到自己的父亲用那样痛恨的眼神看着自己,安卿玉有些后怕地往后退了一步,怯怯地看着安青云。

    在以前的时候,安青云要是看到安卿玉露出这样的神情,早就已经是将自己这个女儿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宽慰上几句,但他现在看到安卿玉这个模样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到苏氏,以前的时候她就是用这样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在背地里头算计着一切,甚至连他也算计了,他可是被苏氏这样的嘴脸害得好苦啊,如今她的女儿也是用这样的眼神来看着自己,她只怕也是同她的母亲一样都是虚假无比的。

    “你过来!”安青云朝着安卿玉招着手,那言语之中的声音更是完全的不容拒绝。

    安卿玉被安青云的呼喊愣了一愣,她实在是不知道父亲这个时候喊她上前是要做什么。安卿玉甚至今天从之前发现自己的兄长不是自己的兄长,母亲被父亲叫喊着要发卖去妓院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她木然地听着下人们说着段氏归天了,也木然地出现在这灵堂之中,木然地哭着。安卿玉知道自己未来的日子是完蛋了的,这府上已经再也没有什么人会呵护着她了。她只能是将自己隐藏在最角落的地方,尽量不要惹人注意,甚至心中也已经开始在谋划着自己是要怎么样才能过出了安家这个地方,她知道未来的日子自己会很难过,因为母亲所犯下的那些个错误,而父亲也绝对不会再高看她一眼了,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利用自己还唯一剩下的这一张漂亮的脸孔,嫁一个好男人。

    安卿玉从刚刚就一直痴心在想着,自己如今还能够寻得怎么样的男人,她的心中最好的人选依旧还是皇长孙,可现在的皇长孙已经许久不同她联络了,她还能够怎么办呢。就在她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安青云的声音在灵堂之中响起,那一双阴霾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

    安卿玉没来由地觉得紧张,却还是不得不听着安青云的命令走上了前去,怯怯地站在了安青云的身旁,低低地叫了一声“父亲”。

    安青云看着安卿玉,那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孔上还带着泪痕,安青云伸出了手,猛地对着安卿玉一拉,安卿玉没有想到,整个人被拉了一个踉跄,向前扑了两步,整个人趴在了棺木上,差一点就翻进了棺木之中。╔ 帝宫欢:第一毒后╗

    安卿玉的脸面极其地靠近在棺木之中躺着的段氏,段氏的眼睛睁开着,安卿玉只觉得段氏的眼睛是在看着自己,像是死不瞑目一般,安卿玉的心跳猛地一下加快了,她这膝盖一软,整个人趴在了棺木上,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来,这不是因为悲伤而落下的眼泪而是因为害怕恐惧而落下的,她刚刚离段氏的尸身是那样的接近,甚至觉得段氏对自己还带着愤恨。

    “父亲!”安卿玉凄厉地喊着。

    “看到了么,看到你的祖母了么,她那样的疼你,我那样的疼你,但你做了什么,自打我成了这样子的时候,你可曾来看过我一眼,你现在还有什么脸面来叫我父亲,你这心中有将我当做你的父亲吗?!”安青云怒斥着,他指着安卿玉骂道,“贱人,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虚伪的贱人!”

    安卿玉知道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是惹怒了安青云了,她急急忙忙地跪了下来,面对安青云的盛怒,她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反抗,只能顺从,只有顺从了他,自己往后才能够在这个家中立足,否则自己再也不能再留在这个家中了,除了这里,她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能够到哪里去的!

    “父亲我错了,父亲我真的知道错了!”安卿玉急忙地喊着,她心中怕极,就怕安青云现在在怒头上也将她同母亲一般赶出了安家去或者是将她卖到了妓院之中,这父亲卖了女儿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

    安青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安卿玉,他的眼神之中已经没有半点的怜惜,有的只有厌恶。

    “去,将她房中的那些个珍宝首饰全部给我拿来,这样的贱人又怎么能够配用那些个好东西!从今往后,谁都别拿她当安家小姐看,她就是安家的罪人,同她母亲一样的罪人!”安青云高声地道,“往后谁也不用伺候着她,就让她自生自灭!”

    安卿玉浑身一颤,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父亲是会这样对她的,她紧紧地巴住了安青云的膝盖,抬着一张沾满了泪水的脸孔看着安青云,一声一声地唤着:“父亲,我是您的女儿啊,您怎么就忍心这样对我的。我是你的女儿啊,最疼爱的女儿,您以前不是说就算我要天上的那一颗星星您都会努力帮我摘来,因为我是您手掌心中最美丽的宝玉。”

    安青云一脸的嫌恶,如果安卿玉不提以前的他也不会觉得那样的厌恶,但是现在他听到安卿玉提起以前的事情时候,安青云觉得恶心到了极点,他想要吐,结果安青云是真的吐了出来。他这一日也没有怎么吃东西,胃里头都空空的,这呕出来的只有一些个酸水,泛着恶臭。他这一呕全部都是呕吐在了安卿玉的身上,太恶心了,他当初怎么就会觉得自己这个女儿是最好的,最受自己疼爱的。现在想来,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已经错了。错爱了。

    安卿玉被吐了一个正着,她不敢叫喊出声,因为安青云又说了一句,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冷漠,他说:“如果你受不住,你想走的话,我可以送你去最红的青楼。别逼着我让我想起你母亲所做的那些个好事,如果不是念在你的身上有我一半的骨血,我真想撕裂了你。”

    安卿玉的哭喊一下子全部断了根,她颤抖着半点也不敢反抗就怕自己现在反抗了之后,父亲刚刚说的是这样的咬牙切齿,只怕他是真的认真的想要将自己送到了青楼之中,安卿玉无声地哭泣着,她不知道事情在短短的一个月之中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在那一个月之前她还是父亲手上的掌上明珠,但这一个月之后,她竟然已经落得这样的下场了。

    素问!

    这一切都是素问搞得鬼!

    安卿玉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攥得死死的指甲深深地掐入了肉里头,她半点也不敢叫喊出声。

    周姨娘的嘴角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她看着那狼狈不堪的安卿玉,她走了出去,低声吩咐着在自己身边伺候了许久的丫鬟,让她去将安卿玉房间里头的那些个珠宝首饰全部都拿了过来,等到她瞧过之后再拿几样出去当了,好歹是是将这丧礼给撑足了场面。

    周姨娘看着那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安卿玉,她想着如果苏氏能够瞧见自己的女儿现在这个模样只怕是要更加的心痛了,毕竟她可是将安卿玉搁在手掌心给宠爱着的,但转念一想,现在的苏氏已经是自顾不暇了,只怕如今已经在下九流的窑子里头给那些个不知名的男人上了,未来那千人枕万人尝的日子可有得苏氏受了,这风光了半世的女人想来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是会变成现在这个样了吧。周姨娘觉得慈安给素问的批言虽然都是谎言,但是其中有几句,那还真的是说的没错,这素问呀,就是一个妖孽,招惹上了她就没有什么好下场,且看如今苏氏这下场就知道所言非虚了。

    素问在出了安家的大门回到自己浮云小筑的时候,她就瞧见了一辆漂亮的马车停在自己的店铺前头,这驾着马车的人身着宫中太监的衣服,而在马车旁则是站着一个穿着朱红色太监衣衫的公公,这手上还拿了一柄扫尘,一见到素问的出现,这公公急忙是上了前来对着素问行了一个礼,恭敬地叫了一声“长生县君”。

    素问看着这两个公公,素日里头她同那些个皇族人物也没有什么牵扯,唯一接触多了一些的也就庆王容渊和肃王容辞,就算是肃王容辞身边的,多半来的不是一直跟在容辞身旁的清风就是清朗的,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有太监亲自到来,只怕这公公所来的大约不是从容辞或是容渊派来的。

    “公公有礼了。”素问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公公,她也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所以也就直接问道,“不知道是谁人派公公在此等候?”

    该不会是那敬贵妃吧?素问这样想着,她从容辞那边得来的讯息是那皇长孙容易如今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素问想来也是,这鞭子沾了盐水,每一鞭都是贴贴实实着了肉的,那容易能够撑过去也算是命大了,这才不过十天的功夫,基本上还得在床上再躺个十天半月方才能够好一些。不过敬贵妃是个沉不住气的,之前在护国寺之中没有弄死了她,现在又不能动她,想来应该也是会有可能寻她的麻烦的。

    那公公微微一笑道,“是皇后娘娘命咱家在这儿候着县君,皇后娘娘想请县君入宫一叙。”

    素问倒是没有想到是皇后亲自派人过来的,但转念一想,董皇后是肃王容辞的生母,容辞既然是要离开无双城离开越国的国境,那么董皇后必然是会知晓的。素问对于董皇后的印象并不能算是太坏,当日她在大殿之上质问安青云的时候,如果没有董皇后这样位高权重的人推了她一把,只怕当时的安青云也就不过是这样不清不痒地过去了,所以董皇后对于自己也还可算是有一些个小小的恩德所在。

    但素问并不能算是很喜欢董皇后,正确地说,她从来不会很喜欢一个人,哪怕是莫氏。但是莫氏是她的义务,自然不能抛下她不管的。

    既然是董皇后的邀请,自己要是不去,那就是违背了皇后的懿旨了,这样大的一个罪名扣了下来,她不过就是一个县君,这县君之名也不过就是陛下赏赐的,想要剥夺的时候早晚都是能够剥夺的。她自然是抗拒不得,素问嘱咐了挽歌几句,让他将店铺的门关个严实,只要是安家来人敲门决不能开门,就算是开了门也打发了安家的人离开。

    挽歌对于素问的吩咐自然是应允的,等到素问上了马车,看着马车往着皇宫的方向而去,直到看着马车渐渐地消失不见的时候,挽歌这才进了店铺,将门板一块一块地合上,把店门给关了一个严严实实方才回了里屋。

    马车到了宫门口,那公公又领着素问下了马车,领着素问走过那长长的永安巷,穿过那御花园,又走过一长段路之后这才领着素问到了一个皇后所居住的栖凤宫。

    素问踏进了高高的栖凤宫的宫门,那公公在殿门口道一声:“娘娘,长生县君到了。”

    “请她进来。”里头传来了董皇后的声音,董皇后的声音之中带了一些个威仪,那是一个常年身处在高位上的人才会有的味道,不怒自威,声音里头就透着一股子不能抹去的高贵。

    素问进了殿门,在花厅之中,董皇后身着一身大红色的宫装,那同当日素问在大殿上瞧见的董皇后的装束是十分的不同的,在大殿上的董皇后雍容华贵,那宫装是出席正式场合的时候所穿的十二层宫装,而今日穿着的不过就是一身平日里头的便服罢了,但身上用金线织就的凤凰却也昭显着后宫之中这个最尊贵的女人的地位和身份。她是天下女性的典范,是飞上了枝头的凤凰。

    素问朝着董皇后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叫了一声。董皇后微微地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那一个座位对着素问道:“坐下吧、”

    素问也不推迟,她在董皇后所指的那个位子上坐了下来,平静地看着董皇后,眼神很是坦然也没有半点的害怕。

    董皇后见过太多太多的女人,她们看着自己的眼神那都是复杂的,有羡慕的,有妒忌的,还有怨恨的……种种的眼神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像是素问这样平静地看着自己,透着这样平静的眼神,董皇后却觉得自己终于在旁人的眼中自己是像是一个人了,而不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听说,你要救我儿?”董皇后缓缓地说道。

    “也许,”素问回着董皇后的话,“救得了就救,救不了就死了,这个说不准,我不能保证他一定能够活着的,不过这人早晚都是要死的,早死也晚死也基本上没有多少差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生之中到底最逃不脱就就是天意难违四个字。”

    董皇后听着素问的话,如果是换成旁人对她说这种话,只怕现在她早就已经一掌拍在桌上喊上一声“放肆”了,但董皇后却还是平静地看着素问,好一会之后她方才道:“陛下调查过你,你想不想知道,这调查出来的是什么?”

    ------题外话------

    其实安卿玉也是个苦逼不解释,但是以后还有她苦逼的时候。

    这里是新哥万更频道,话说骚年们的留言我明天白天回复,么么哒……

    请牢记本站域名:

    (www.www.yywx.net.com)g

下一章          上一章